banner1-1.png
banner1-4.png
banner1-5.png
1111.jpg
1.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文化大观
忠诚与信仰,是不变的主旋律
发表时间:2016-07-05    来源:文汇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记者:王彦

 

  从《激情燃烧的岁月》到《狭路》《解密》,新世纪以来荧屏正剧打开视阈

  他们有着乍看相似的面孔——爱国、爱党、爱人民,一身浩然正气。再细微咂摸,他们又有各式不一的“盛器”——亲情、爱情、友情,或背靠战火横飞,或生于和平年代。

  为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荧屏已全面进入正剧档期。据粗略统计,央视及各地卫视至少有22部正剧或曰主旋律剧集正在播出,如央视《彭德怀元帅》,东方卫视《焦裕禄》,浙江卫视《太行山上》,北京卫视《国门英雄》,江苏卫视《东方战场》,山东卫视《狭路》以及湖南卫视《解密》等都受到观众的欢迎。

  中国艺术研究院当代文艺批评中心主任孙佳山从片单里看到变迁:“作为国内影视版图中不可或缺的分支,如果说过去观念里的‘主旋律剧’有一种固定模式的话语讲述方式,那么新世纪以来,荧屏的正剧已在表达方式和类型元素上打开了视阈。而这种开阔的思路与胸襟也让年轻人频频为正剧点赞。”

  从2001年《激情燃烧的岁月》到正在热播的新剧《狭路》,正剧一路走来,忠诚与信仰是不变的主旋律,而能触发观众的共情变得更为丰盈多姿。

  从“面向固定收视人群”到“年轻爆款”,主流价值观永不过时

  近一周的收视统计表上,高居前两位的分别是《解密》和《狭路》。而在网络平台上,这两部电视剧的日播放量也与都市剧《好先生》不相上下。能在年轻人的聚集平台上,从谈情说爱、绮丽幻想或攻心腹黑的剧集中突围,这两部新剧拉直了一个陈旧的问号——正剧只能面向固定收视人群吗?当然不!《狭路》和《解密》恰能证明,正剧也能变身“年轻爆款”。

  《狭路》的镜头对准辽沈战役前后,描写了女大学生莫莉与解放军营长马龙、国民党中校林午阳之间的一段徘徊故事。《解密》则改编自麦家同名小说,围绕数学天才容金珍从一个情商有碍的“傻瓜”青年成长为一名出色的中共地下谍报人员的经历。从剧情主线看,这两部新剧不过是又一批弘扬主旋律、传播爱国信仰的正剧。但为何能在年轻观众里激起千层浪?

  北京大学教授张颐武点出了《狭路》在年轻人中引发共情的关键。“该剧从一个醉心于小我的莫莉入手,带出了20世纪中叶中国经历蜕变、获得新生的历程。这其中有痛苦的选择,有感情的歧路,有正义的感召,有理想的呼唤,也有最终的悔悟和清醒。”张颐武说,这些构成剧本核心的内容,能让年轻人悟出一个道理:仅仅关注个人生活的狭路是没有希望的,而走向“和国家共命运的大道”才是人生的正确抉择。《解密》同样观照着年轻人,剧里的容金珍从有干娘庇荫的家庭踏入神秘的“701”特别单位,他有初涉世的懵懂,也有挑战面前忠于信仰的血气方刚,如是遭际与时下大学毕业生从根本上并无二致。“以往总认为主题宏大、面孔深邃的正剧不被年轻人喜爱,这实属偏见。”《解密》的主创透露,这部剧的缘起,就是几位85后、90后的动议。

  这与电影导演黄建新的理论不谋而合。他用拍摄过《建国大业》《建党伟业》并正在监制《建军大业》的经验告诉同行:“所谓主旋律剧,体现的是主流价值观。在有些拜金、享乐的社会风气里,年轻观众热赞主旋律,‘画外音’是社会对主流价值观的呼唤,这放之四海皆准,放眼任何时代都不会过时。”

  从“为了胜利向我开炮”到“文无定法”,全新语境更为时代所认同

  按黄建新的说法,主旋律、正剧是观众的刚需。但有一阵子,这类影视剧在年轻观众里难觅知音,却也是不争的事实。那段时间,从主角的长相气质到革命者牺牲前的豪言壮语,“文有定法”似乎是正剧难以挣脱的套路。

  不过新世纪以来,观众越来越频繁地看见,伟人并非天生,英雄亦需成长;正剧并不等同沙场豪情,军人的正气、共产党人的坚定,也能在家庭戏、和平年代中养成。当角色离“人”更近了一步,观众便可与正剧共情共舞。这就是为什么进入新世纪后,《激情燃烧的岁月》《历史的天空》《暗算》《亮剑》《士兵突击》《北平无战事》《潜伏》 等一大批正剧有了逾十年的热播景象。

  在孙佳山看来,正剧能成为大众的文化热点,共情功不可没。《士兵突击》中“不抛弃,不放弃”的许三多让人难忘,此处钝感力与战友情是引发共情的突破口;《亮剑》里李云龙充满男性荷尔蒙的处事方式至今有人议论,此处战争主线外的家庭成员对手戏可谓“共情”;正剧既敢于像《激情燃烧的岁月》那样展示石光荣的性格瑕疵,也不否认伟人的“恰同学少年”的豪情;在把正面典型拉回凡尘人间的同时,正剧还尝试赋予反派“完整的有血有肉的各个侧面”。

  再看今年播出的《狭路》,亦有异曲同工之处。第4集,共产党员姚兴善在神经性药水的折磨下并未被神化,而是在神智昏聩间泄露了两个名字。《解密》 也戳中了年轻人的同理心,剧中主角容金珍有句台词:“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每次出任务前都会写一封遗书,每一封遗书都是留给你的。”孙佳山说,只要不丢失信仰这张最终底牌,只要坚守正义这道最后防线,“凡人化”的细节处理,其实是国产正剧从“为了胜利,向我开炮”转移到了“文无定法”的全新语境,而这一语境无疑更为时代所认同。

  从“国有订单命题作文”到民营制作,广开渠道调整制作生态

  因为有了共情,观众对正剧的喜爱直接刺激了投资者热情。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注意到,正剧的出品已从“国有订单命题作文”,越来越多地显见民营资本介入,“从前,逢正剧、主旋律剧,出品方多半是中央电视台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八一制片厂,以及各地方电视台制作机构,但现在,民营影视公司投拍主旋律剧集不再是个新闻”。

  在仲呈祥的印象中,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视剧依旧是“国字号”为主力军,比如《彭德怀元帅》由上影集团出品,《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延安颂》《长征》 等剧集也带着“国有订单”的烙印。但同时,民营资本越加频繁地参与正剧制作。《亮剑》出自海润影视,《我的团长我的团》由华谊兄弟投拍,《恰同学少年》背后是推出过《还珠格格》的湖南华夏影视。至于两部新剧,《解密》由华策影视制作,《狭路》的底牌则是拍过《花千骨》的慈文传媒。

  业内人士看来,资本结构的调整亦推动了正剧生态的根本性改变。当许多新血液跟随新资本注入制作,正剧所表现出的商业性、类型化趋势更容易赢得年轻人共情。

  (责任编辑:王碧薇)

网站编辑:唐明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