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1-1.png
banner1-4.png
banner1-5.png
1111.jpg
1.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文化大观
类型、品质与价值——第二十二届上海电视节电视剧白玉兰奖观察
发表时间:2016-06-22    来源:中国艺术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作者:张斌

  6月10日,第22届上海电视节电视剧白玉兰奖颁奖典礼举行,《芈月传》《琅琊榜》《少帅》《于无声处》等电视剧斩获重要奖项。通过对本届白玉兰奖的报名作品、提名作品和获奖作品的综合观察,我们可以看到2015年我国电视剧的生产创作的总体面貌和发展趋势,那就是电视剧类型化深入发展但不均衡,一大批作品充分体现了对“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品质的自觉追求,彰显了中国电视剧对历史与现实的深切关注和多样化的艺术风貌。

 

  类型化生产深入发展但不均衡

  本届白玉兰奖共有117部国产电视剧作品报名参评,主要有抗战剧、谍战剧、都市剧、古装剧、军旅剧、玄幻仙侠剧和年代历史剧等多种类型。而从最佳电视剧提名作品来看,类型涵盖也比较多元。有都市题材的《虎妈猫爸》《温州两家人》 ,有古装大剧《琅琊榜》《芈月传》,玄幻仙侠剧《花千骨》,有年代历史剧《剧场》《青岛往事》《少帅》,有谍战剧《伪装者》《于无声处》。以此观察, 2015年我国电视剧在类型化生产上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多种类型都有优秀作品出现。都市剧依然是本届白玉兰参评作品中最多的电视剧类型,报名剧集高达39部,占全部参评作品的三分之一左右。本届白玉兰奖参评作品中古装剧有17部,在电视剧类型中位居第二。虽然以《琅琊榜》《芈月传》为代表的古装剧成为2015年中国电视剧的现象级作品,但市场并未出现以前一样的一窝蜂地跟随现象,反而呈现出百花齐放的态势,而以《花千骨》为标志的玄幻仙侠剧也作为一种新的电视剧类型开始登上舞台。

  当然,我们也看到,今年白玉兰奖参评、提名和获奖作品中,也缺乏某些重要的电视剧类型,比如农村题材电视剧。去年白玉兰奖评选作品中《平凡的世界》《老农民》《马向阳下乡记》是近几年少见的优秀农村题材电视剧,遗憾的是本届白玉兰奖没能延续这一势头。这表明电视剧的类型化生产愈来愈重视年轻一代的都市化观众群体,“90后”成为电视剧生产者最为看重的收视人群,而曾经在中国电视剧生产中占据重要地位的农村题材电视剧处境愈发艰难。但无论从题材本身的社会价值,艺术创造的可能性,还是中国电视剧观众的现实需求来看,农村题材电视剧都不应该成为中国电视剧类型化生产中的边缘,中国电视剧不能在“城市化”的浪潮中迷失,只为某一年龄段的群体服务。

  另外,家庭伦理题材电视剧在本届白玉兰奖评选中也出现了新的变化。与以前纯粹聚焦家庭成员之间的伦理情感取向不同,本届参评作品中涉及都市家庭的电视剧更加倾向于将家庭与社会现实问题紧密结合起来,比如《虎妈猫爸》探讨了择校热和子女的教育问题;《二胎时代》明显是应和国家放开第二胎生育的政策;《三个奶爸》描写的是男女社会角色多样性的问题;《温州两家人》则关注的是家庭与温州企业在入世和金融危机中的转型发展问题。这种创作新取向表明中国电视剧创作者越来越宽广的视野。而抗战剧和谍战剧则明显萎缩,仅有《于无声处》《东北抗日联军》《王大花的革命生涯》有一定的收视效应。这一方面说明中国电视剧市场在政府调控、市场配置和创作者理性选择的多重作用力下,逐渐摆脱了单一性地追逐市场潮流的倾向,电视剧市场更加成熟;另一方面,也说明在多年的市场化竞争中,类型化生产已经成为我国电视剧生产创作的一种自觉追求。这种类型化的日趋成熟和多元发展,对中国电视剧事业与产业而言,都是一个福音,对中国电视剧观众而言,也是满足他们多样化收视需求的重要保障。

 

  政策、市场与团队驱动电视剧品质提升

  本届白玉兰奖竞争的激烈程度不输上届,单从市场热度来看甚至要明显超过上届。从入围的电视剧来看,古装剧三足鼎立,谍战剧二水分流,年代剧也三分天下,各擅胜场,轩轾难分,成为国产电视剧最辉煌的一年。未入围的《大秧歌》《东北抗日联军》《二胎时代》《历史永远铭记》等,也具有较高品质。整体而言, 2015年我国电视剧在追求“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这“三精”标准上进步明显。

  我认为主要有三个方面的驱动力推动了中国电视剧品质的提升。首先是2015年开始实施的“一剧两星”政策。该调控政策的目标除了改变电视剧乱播格局之外,更重要的是通过推动电视台选择优质作品从而改善电视剧的生产质量。从本届白玉兰奖参评作品来看,湖南卫视坚持独播剧,其余一线卫视,如东方卫视、北京卫视、江苏卫视、浙江卫视,则通过两台联合播出的方式,集中了本年度大部分热播作品。如《虎妈猫爸》(东方+天津);《剧场》(北京+陕西);《琅琊榜》《芈月传》(北京+东方);《女医明妃传》(东方+江苏)等,东方卫视和北京卫视联合播出的《芈月传》收视率一度破4,成为年度剧王。这显现出优质播出平台对于优质剧作的聚集程度越来越高,当然也是一种强大的需求导向。其次,近几年电视剧面临网络剧越来越激烈的竞争。由于BAT等互联网巨头纷纷进入影视剧制作行业,其大投资和大IP运作在迅速地改变网络剧粗制滥造的面貌,其生产制作的《暗黑者》《盗墓笔记》等作品,影响力非常大。因此,在这种市场竞争的语境下,打造高品质的具有高度竞争力的电视剧作品成为电视剧生产者和电视台的普遍追求。

  另外,还有一个关键性的因素是,中国电视剧生产制作领域开始出现了优秀的制作团队,其代表就是被称为“业界良心”的山东影视传媒集团电视剧制作团队。该团队核心成员由制片人侯洪亮,导演孔笙、李雪等组成,为本届白玉兰奖贡献了《伪装者》《琅琊榜》《温州两家人》《青岛往事》《他来了,请闭眼》等五部作品,其中四部入围最佳电视剧提名,显示出其强大的优质产品生产能力。山影集团这几年持续不断地推出优秀电视剧作品,推出电视剧新人,表明该团队充分认识到高品质的电视剧作品是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最佳方式。“山影出品,必属精品”的团队追求,拉高了中国电视剧的品质底线,促使市场其他生产者不得不跟进提升电视剧的制作质量,从而普遍性地提升了我国电视剧的品质。如果能够更多地涌现出一些这样的优秀制作团队,我国电视剧的品质将进一步获得全面提升。

 

  颜值与“小鲜肉”背后的价值创造

  在白玉兰奖电视论坛开幕论坛上,腾讯视频影视部总经理王娟提到当前电视剧的发展呈现出年轻化、精品化、女性化的特点,在这种潮流下,电视剧追逐颜值和“小鲜肉”成为普遍选择。但她同时提供的大数据显示,高达74.3%的“90后”观众认为故事类型和情节是他们最看重的,其次是演员阵容、演员演技等,仅17.1%的观众才认为颜值是最重要的选择因素,在关键因素中排名最后。因此,要凭颜值和“小鲜肉”在电视剧中获得成功,背后必须有价值的支撑和创造。本届竞逐白玉兰奖最佳电视剧的作品《琅琊榜》《芈月传》《伪装者》和《虎妈猫爸》,都是在演员的高颜值、高演技和价值的高层次结合上展现出了超出一般作品的特点。在类型化深入发展的基础上,通过高质量的故事情节设计和人物性格塑造,颜值本身的吸引力才能倍增。这也给我国电视剧在瞄准“90后”主流观众人群时提供了判断的基点,有助于扭转那种只要演员年轻有颜值就会获得他们喜欢的简单化认知。

  从艺术层面来看,本届白玉兰电视剧作品艺术面貌多样。一方面,现实主义创作仍然是我国电视剧的主流。无论是在历史题材的电视剧,还是现实题材的电视剧中,现实主义都是主导的美学追求。如前所述,大量作品对当前社会现实的关注都非常敏锐和直接,从择校到二胎,从“煮夫”到博士老公,从青岛往事到温州商人,从梅长苏到芈月,都呼应着社会最敏感的神经,表达了向历史深入开掘的愿望,彰显了现实主义创作的强大生命力。中国电视剧已经成为当代中国最主流的叙事样式和艺术形态,成为视觉文化时代记载国人心灵的诗篇。同时,中国电视剧也开始出现了新的艺术面貌。以《花千骨》为代表的玄幻仙侠类电视剧的出现,预示着一种具有民族文化特色和审美基础的有中国特色的“科幻剧”正式登上了中国电视剧的舞台。除了《花千骨》之外,本届参评作品中还有《山海经之赤影传说》《天天有喜之人家有爱》《盗墓笔记》等玄幻仙侠剧。同时,投资高达3亿元,聚集了鹿晗、古力娜扎、具贤皓等中韩明星的《择天记》、爱奇艺投拍的《老九门》,另外还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孤芳不自赏》《九州海上牧云记》等玄幻仙侠剧重磅作品也在上海电视节隆重发布。其中当前最红火的VR等技术也将在一些剧中出现。可以预见,今年将是玄幻仙侠题材开始全面爆发的一年,长期以来中国电视剧想象力贫弱和影像视觉冲击力不够的问题或可得到一定程度的改观。这种对浪漫主义创作美学的追求将让中国电视剧真正形成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两翼齐飞的局面,在交融互动中或可创作出具有中国特色又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电视剧作品。

  对中国电视剧来讲,如何在发展新的电视剧美学类型,追求市场竞争力和继续深入描绘中国当前社会现实生活,传达社会主流价值观,为广大电视观众提供丰富多元的精神娱乐产品之间寻找到平衡点,是未来面临的一个重要且突出的问题。

(责任编辑:王碧薇)

网站编辑:王仁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