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党建网 > 党建评论
    探寻“以数化人”的教育规律
    发表时间:2023-12-08 来源:中国教育报

      关注青年价值选择与主体性正向形塑 

      探寻“以数化人”的教育规律 

      吴满意

      数字技术引发的场域变化,深深烙印在人的成长与发展序列中。自带数字基因的当代青年,已经突破原有意义上“网络原住民”的文化圈围,在数字化、信息化、智能化架构的空间力量作用下形塑着自身的价值选择和行为方式。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国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这无疑是我们正确重塑数字时代青年价值主体性、探求“以数化人”教育规律的根本遵循。

      深谙数字时代技术嵌入、代入和融入青年个体选择,探寻青年成长重要影响因素 

      青年是时代的先声,最能听从时代的召唤和接受时代的洗礼。在数字技术激荡出的时代大潮中,当代青年执着于网络云游玩耍和陪伴,或沉浸在悦己的疗愈中。种种景象表明,数字技术带来的体验激活着青年对自我的重新审视与界定,他们渴望被理解的心态十分强烈,但同时又因网络狂欢的纷扰和“社恐”的担忧而苦恼,导致自身主体性价值在一定程度上跌落。当代青年价值旨趣的演化和主体性嬗变,源于数字技术的社会性嵌入、代入和融入。身份认同的迷茫、价值归属感和青年形象的时代转换,源于数字时代的文化意味和剧烈变动。

      一是数字时代技术的迭代性和信息重组性导致青年价值选择多样化。数字技术的迭代不仅意味着创新,也完成着信息的重组。数字技术的迭代升级,在客观上既深度合成、有效集成了青年个体主体认知与生存的新方式,赋予其成长的新赛道和新动能,也造就了个体具身的诸多隐忧和风险,致使化身、隐身、反身现象“旋转”而出,文化症候呈现流变,在一定程度上偏离主流价值体系规约。

      二是数字时代技术的社会性互动和协同性导致青年价值选择多样化。在数字技术迅猛发展的态势下,数字社会因技术力量透射出的黏性而更加聚焦关系的离合,互动性和协同性成为庞大社会性支持系统的鲜明特征和突出亮点。既希望成为“社牛”、又面临“社恐”的矛盾心理和纠结心态是青年网民的普遍现象。青年成长的场域因数字技术而发生物理变更,最终因为数字技术带来的时代变迁而致使生活世界、意义世界乃至价值场域趋于多样化,行为指向和选择路径出现变轨。

      三是数字时代技术具有的可连接性和可验证性带来青年价值选择多维化。数字化空间中亚文化样态的喷涌,能够赋能青年个体冲破已有陈旧观念的藩篱,寻求更新选项以丰富个性化具身。但同时,技术的可连接性和可验证性、可程序化的特点无疑又将青年个体推至数字空间众多崭新的价值框架和参数坐标,而这种数字符码系统构筑的世界并不是客观真实的现实,正待定型自己的青年个体不仅难以完成具身的丰满,反倒造成了隐身、化身、反身和离身等现象,使得个体的价值选择和行为同履行公共责任之间的连通路径更显道阻且长。

      数字时代的各种元素已经深深烙印在年轻一代身上,这一代人的成长迫切需要新的教育理念和方法。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说,教育者应当深入了解正在成长的人的心灵,只有在自己全部教育生涯中不断地研究学生的心理,加深自己的心理学知识,才能够成为教育工作的真实的能手。面对数字技术的浸淫,高校教育工作者要立足青年大学生实际,因应时代潮流,构建起系统实用、针对数字时代青年成长的教育专题研究。

      深究影响青年个体价值选择的缘由,探寻数字时代树立主流价值观的规律 

      时代在曲折中前进,青年在奋斗中成长。数字时代技术表征的诸多特点与当代青年的多面人生交织在一起,在一定程度上对主流价值观主导性地位的稳固、引导性作用的发挥产生制约,使传统的价值观教育在理念牵引、内容供给、媒介承载、途径选择、方法采用、效果评估等诸多层面面临巨大挑战。俄国哲学家车尔尼雪夫斯基说,成长肯定跟随着痛苦和迷茫,但是我们还是得去成长。深入了解青年成长和价值选择所遇到的危机,有助于高校教育工作者全面了解大学生,提高立德树人效果。

      一是帮助青年大学生消解因技术嵌入、代入和融入青年价值选择带来的主体性危机。技术的过多介入,必然带来青年个体的主动性、积极性、创造性和自由性的弱化,服从并依赖于数字信息技术提供的多样化便利而影响主观能动性。技术的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的统合程度影响着青年个体感性与理性的一致性,在极大程度上对奋斗、肯干、担当的主流取向产生一定负面影响。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在奋斗中摸爬滚打,体察世间冷暖、民众忧乐、现实矛盾,从中找到人生真谛、生命价值、事业方向。”青年大学生渴望在奋斗中成长,在拼搏中彰显自己的价值。如果数字信息技术无序发展导致青年大学生产生迷茫、困惑,就不仅影响学业,还会影响成长成才,影响可持续发展。

      二是帮助青年大学生找到青年个体价值焦虑和主体性危机的原因。德国文学家歌德说,你若要喜爱你自己的价值,你就得给世界创造价值。这句话充分体现了个体的主体性和主流价值的重要性。数字时代促动个体走向选择丰富化、与场域关系的恰当化和适切化,但青年个体实际上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阻力,多种焦虑情绪汇聚。其原因是,部分青年对数字世界认知的不确定性和行为上的不稳定性,折射出整个价值链条建设中合法、合情、合理的非一致性,其中涉及价值行为的重塑、意义世界的再造和主体性内容的崭新表达。这是学生个体树立主流价值观普遍遭遇的时代性困惑,是随着时代发展而伴生的教育难题,其破解将是构建中国特色教育学的重要一步。

      重建青年主体性价值的新进路,寻找“以数化人”的教育规律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当代青年遇到了很多我们过去从未遇到过的困难。压力是青年成长的动力,而在青年成长的关键处、要紧时拉一把、帮一下,则可能是青年顶过压力、发展成才的重要支点。”为青年提供一个支撑成长的支点,是青年工作的重要使命,也是新时代中国特色教育学应发挥的作用。

      我们应该充分发挥数字技术的优势,转变思维更新理念,关注青年个体的价值诉求,塑造适应线上线下深度融合发展的数字化意义世界,不断优化良好的价值支持系统,全力全速全面地重构青年成长成才的引导性场景和育人模式。

      一要倡导新的成长方式,生成向上向善的新理念。苏联文学家高尔基说,我们的青年是一种正在不断成长、不断上升的力量,他们的使命是根据历史的逻辑来创造新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条件。高校教育工作者要帮助新时代青年在迎接数字时代挑战过程中夯实自己的主体性,秉持主流价值观,形成新的生活方式,找到青春对未来新的发力点。这是新时代青年工作和新时代中国特色教育学应该赋予青年的成长力量。面对技术的广泛应用,高校教育工作者要在教育场域中让技术真正完成合规律性与合目的性的统一,助力培育和树立向上向善的数字治理新理念,为数字时代青年健康成长营设健康清朗的数字生态环境。

      二是实践“以数化人”,强化青年个体社会价值观念和公共理性责任意识。高校教育工作者要汇聚社会力量,聚焦数字空间中“小我融入大我、青春献给祖国”的价值原点,做到“以数化人”、“以数助人”、“以数养人”,有助于我们实现数字育人、数据育人,让数字信息技术真正成为立德树人、铸魂育人的主干线、新干线。

      三是教育“强网”,构建数字空间命运共同体。高校教育工作者要精准识别青年个体的价值需求,纠偏其价值诉求,贴合其价值要求,改变、改善数字空间中青年个体的价值行为,做到因事而化、因时而进、因势而新,准确识变、科学应变、主动求变,让数字空间中青年个体的价值变量有效转化为最大价值增量,发挥教育特有的凝聚力,构建稳固的数字空间命运共同体。这有利于实现青年个体自我价值与社会价值的双向奔赴,是中国高等教育回应强国建设、民族复兴的实践指向。

      (作者系电子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大数据时代思想政治教育的理论、方法和实践的创新研究”[19ZDA007]成果)

    网站编辑:王寒
    党建网出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