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党建网 > 最美人物
    孙嘉怿:行走万里,为千余名烈士找到“回家的路”
    发表时间:2024-05-14 来源:中国妇女报

      每年清明节前后,孙嘉怿都忙到不可开交,她每天都会收到几十条烈士家属发来的求助信息。

      来自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志愿者协会的孙嘉怿,是“我为烈士来寻亲”公益项目的发起人,也是第28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7年时间里,她和志愿者团队跨越了7个国家、25个省份,走过724座国内外中国烈士墓地,收集整理了4万多条烈士信息,成功帮助1467位烈士找到亲人。

     

      寻亲种子,逐渐开枝散叶

      2006年,孙嘉怿在参加志愿活动时,和小伙伴们到浙江各地的农村去寻访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兵,为老兵们洗手并留下手印。就是这次活动,成了她追寻的起点。

      2008年,孙嘉怿结对了人生当中第一位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兵王仁佑。在与王爷爷交谈过程中,每每讲到埋骨无名的战友,他总是会默默低下头,两眼含泪。2014年,王爷爷走了,却给孙嘉怿留下了无尽的思念——爷爷的战友叫什么名字?爷爷的战友埋在哪里?爷爷的战友还有亲人牵挂吗?

      

      受访者供图。

      从此,孙嘉怿走上了为烈士寻亲的道路。在本职工作之余,她去往全国各地的烈士陵园拍摄墓碑照片和陵园环境照片,并上传到自己的个人社交平台上,希望能有更多人看到,一起为英烈献上鲜花。

      “怕公司里的同事和领导知道此事,觉得我不务正业。”孙嘉怿说,刚开始寻亲时都是偷偷摸摸地做,每当有电话打来,她都躲到外面去接。网上留个人信息,也选择使用假名字。

      那时候,只身一人行走在肃穆的陵园里是常态,但孙嘉怿从来没有害怕过。“这些人是为国家牺牲的,我心里更多的是一种敬畏。”

      2017年,孙嘉怿在网络上发起了“我为烈士来寻亲”的公益话题,希望有更多的人加入进来,为烈士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随着时间推移,关注孙嘉怿的人越来越多。从原本的一个人,到现在的412个人,9个不同的公益大组,由她发起的寻亲种子,逐渐开枝散叶。

     

      尽最大努力,提供帮助

      为烈士寻亲是件艰难且琐碎的事情。全国有这么多牺牲的烈士,怎么查?上哪儿查?那么多烈士的安葬地不明确,该怎么办呢?

      “我走访了很多参战老兵和烈士寻亲前辈,采购了大量与战史、军史、英烈相关的书籍,希望在书中去寻找答案。”孙嘉怿说。

      渐渐地,孙嘉怿找到了一些规律。他们把烈士家属提供的烈士准确部队番号和牺牲时间在史料中一一对应,推算出烈士的疑似安葬位置,再和当地的烈士陵园进行复合查询,大大提高了烈士寻亲的效率。

      如今,孙嘉怿总是会随身携带一块移动硬盘,硬盘里储存有超过4万名烈士的安葬地信息,记录有烈士的姓名、出生年月、家庭住址、部队番号、牺牲时间和准确安葬地点。

      得知烈士的具体安葬位置后,绝大部分亲属都热切地想要前去祭扫,但不少烈士家属年纪较大,出行不便,从一个遥远的地方到另一个陌生的地方,让不少人犯了难。

      这时,细碎的出行对接工作也都由孙嘉怿和团队承接了下来。他们会给第一次去外地祭扫的烈士家属制定出行行程。几点起床,坐哪趟车、到哪里换乘,几点到酒店……每个环节,都事无巨细地考虑到了。

      “对很多烈士家属来说,外出祭扫是第一次出远门,心里很忐忑,再加上年纪也大了,我们希望能在各方面尽最大努力去完善,提供我们力所能及的帮助。”孙嘉怿说。

      异地祭扫必然会产生一些费用。“其实,烈士直系亲属异地祭扫可以报销部分费用,但是绝大部分烈士家属是不懂的。”孙嘉怿说,于是,她又搭起沟通桥梁,告诉烈士家属应该找哪些相关部门,流程是什么。

      “做这些事情是很耗费心神的,可我还是乐在其中。”孙嘉怿笑盈盈地说。

     

      克服困难,继续前行

      这么多年为烈士寻亲的过程中有困难、有温情,也有遗憾,孙嘉怿不断磨炼着自己的心性和能力。

      “现阶段最重要的事情是将有错误的烈士信息修正过来,不让它们将错就错,要给历史留下一笔清晰、准确的底稿。在这件事上我是很较真的。”孙嘉怿神情严肃地说。

      孙嘉怿觉得“未来规划”是个非常宏大的词语,她不曾细想过,唯一的想法就是把目前的一件件事情扎实地落地。

      “我想把我的这种红色思政课变成行走的思政课,把这些有意义的思政课送到乡村,希望乡村的孩子也能上有温度的思政课。”“我现在是海曙区妇联兼职副主席,做事也有了一定的性别视角,我们和海曙区妇联一起在5月12日启动致敬烈士母亲的公益行动,如果能挖掘出一批女性英烈典型,更是再好不过了。”

      提及要落地的事情,孙嘉怿滔滔不绝,好像有用不完的干劲儿。“希望我们的行动,影响到一个、两个甚至更多人,或者大家一起参与进来,我觉得已经是件很幸运的事了。”(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 姚改改)

    网站编辑:白梦洁
    党建网出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