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党建网 > 我的入党故事
    世纪老人的爱党情怀
    发表时间:2021-03-05 来源:党建网

    郭永春 讲述 任青春 整理

     

     

      我叫郭永春,是黑龙江省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他拉哈镇安平村农民女党员。我今年97岁,党龄74年,近一个世纪的岁月更迭,沧海桑田,我的爱党情怀始终不变。

      我1924年出生,4岁的时候,按照当时的习俗,被迫裹小脚,白布勒紧缠在我还没有长成的小脚上,疼痛难忍,后来母亲看着不忍心,放开了我的裹脚布。我7岁时父亲去世了,8岁时母亲也去世了,因为家庭原因,我9岁时就成为了童养媳。童养媳的日子是一把辛酸泪,吃不饱,穿不暖,干着繁重的活计,还经常挨打受骂。没人的时候,我不知道哭过多少次。做为一个孤儿,一个童养媳,如果没有党的拯救,我的命运会何等凄惨!

      1946年的黑龙江,虽然共产党组织已经深入到这里开展工作,但因为各种原因,土匪恶霸、国民党残余、地主武装还有一定势力。我积极向往革命,费尽周折找到了党组织,表达了要求入党的强烈愿望。我不会写字,只能口头说入党愿望,党支部书记为我代写了入党申请书。经过几个月的考验,党组织觉得我思想成熟了,革命意志坚定,具备入党条件,决定发展我为共产党员。

      1947年2月25日,党支部书记带着我来到哈拉海屯东大坑里,把党旗挂在树枝上,领着我面向党旗宣誓。那一年我23岁。宣誓结束时,我早已泪流满面。我知道,党组织之所以让我秘密宣誓,就是为了我的安全。从这一刻起,我就是党的人了,暗下决心,一定要忠于党,为党多做工作。

      我自幼丧父丧母,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是哪一天,从入党那天开始,我就决定把7月1日当做自己的生日。入党后,党组织安排我在妇女会做工作,负责妇女维权和组织妇女打击地主、恶霸、土匪、潜伏特务等任务。由于我积极勇敢,后来又被任命为村妇女主任。一时间,各方面对我的阻挠也很大,公婆、丈夫都反对我出去工作。我硬是顶着各种压力,带领全村妇女同志做军鞋、晒干菜,送物送粮上前线,支援解放战争。

      新中国成立后,村里恢复生产,百业待兴。我倡导姐妹们,妇女要扛起半边天。在我的带领下,全村的妇女都从家中走了出来,参加大生产运动。除了农业生产,我们还积极搞副业,熬碱、编草席、养牲畜、纺棉织布,上级交给的各项工作我都超额完成。县里开表彰会,奖励我一些奖品,有铁锹、四齿、锄头、镐头等农具,我一样不留,全都献给了生产队。生产队搞产粮竞赛,我带领妇女队:“一年打底、二年伸腰、三年冒高”,夺得了竞赛红旗。

      经历近百年的沧桑风雨,我对党始终赤胆忠诚,对人民群众始终不改初心。我在妇女主任的岗位上退下来以后,多年如一日参加党组织活动,过组织生活,“三会一课”一次都没有落下,对村里的发展大计,我也经常提一些建议。

      如今,我与68岁的二女儿王志荣生活在一起。逢年过节的时候,县里、镇里的领导到家里来慰问我,给我带来慰问金和生活用品。家里有困难需要找村里解决的时候,我都拦着家人不让去,怕给组织添麻烦。为了我的晚年生活更安逸,上级党组织按照有关政策要求,专门在村里为我盖了一幢40多平方米的砖瓦房。我高兴地说,我都快100岁了,党还给了我一幢房子。

      2020年7月1日,我让二女儿给自己戴上了党徽,用手机拍了照,我要和党一起过生日。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我希望我这棵常青树上的老枝再发新芽,为党和人民做出新贡献。

      (作者单位:黑龙江省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委宣传部)

      

      

      

      

    网站编辑:穆 菁
    党建网出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