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1-1.png
banner1-4.png
banner1-5.png
1111.jpg
1.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时代先锋
“最美基层干部”吴栋材:托起农民的“中国梦”
发表时间:2013-05-09    来源:中国文明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吴栋材(左二)在查看村里的河豚养殖。资料照片 新华社发

 

    吴栋材,一个毕生追求实现老百姓幸福梦想的农村带头人。35年来,他带领全村干部群众艰苦创业,把一个贫穷落后的江边荒村变成了一方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协调发展的乐土,树立起一个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鲜活样板。3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长刘奇葆到永联村调研时连连称赞:“这里到处可见社会主义因素!” 

   “城里有的,我们都有;城里没有的,我们也有了”

                         ——打造社会主义新农村典范

 

    鼠标“种地”,告别传统耕作 
  在永联现代粮食基地生产指挥中心,宽大的LED显示屏上更新着水分、温度、气压、土壤成分等各项数据。31岁的刘中锋,拥有昆明理工大学电气自动化、农业工程专业双学位,正用鼠标熟练“种地”。“我们把2185亩地分成5区256组,每组都有视频监控,地下埋有传感系统,哪里缺水点哪里。你看,4号田缺水了,我在这里点一下鼠标,就能自动灌水。” 
  “平时,只需要五六个人打理,水稻亩产750公斤。几个人种地,全村人吃饭!”听了刘中锋的介绍,前来参观的人们都说,这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在以前,农忙时节一亩地就需要五六个人打理。这个与高校合作开发的田间管理控制系统,实现了精确信息采集、精准农业种植、精细农业管理,让传统耕作方式成为“过去时”。 
  什么叫农村?有农民种田的地方叫农村。但在永联村,基本上“没有传统农民”。吴栋材说:“在永联,农民不再是身份,而是份职业。”前几年,永联村成立了土地股份合作社,把全村耕地按每亩1200元的标准,全部流转给合作社,同时成立4家公司,分别经营4000亩园林工程基地、3000亩粮食基地、400亩鲜切花大棚和100亩水产养殖基地。全村8000多亩耕地,只需要215个农业工人,按月领取工资。 
  “通过‘稻鸭共作’方式种出的大米,在市场上卖到4元一斤,比普通大米高出一倍,但一上市就被抢购一空,因为永联水稻是绿色、高质量的象征。”刘中锋骄傲地说。 
  沿着永钢大道一路前行,永联村旅游公司经理顾彩英介绍,10.5平方公里的永联村,在大力发展一二产业的同时,还依托永联小镇、钢铁工业、现代农业和江鲜养殖业等资源优势,成立了永联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建成了占地500亩的江南农耕文化园和江鲜美食街。“目前,村民有1000多人在永联小镇、农耕园和永钢集团从事服务业,实现了就地转移劳动力。” 

  “大大方方交出去”,实现公共服务均等化 
  “老吴书记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城里有的,我们要有;城里没有的,我们农村也要有。”永联村党委副书记吴慧芳告诉记者,村集体筹资15亿元建起了风景如画的“永联小镇”,另外,永联地处张家港东北角,交通不便,为了方便村民日常生活,村里自建了屠宰场、农贸市场、医院、小学、幼儿园等基础配套设施,实现了“城里有的,我们要有”的目标。 
  然而,吴栋材意识到,随着城乡一体化进程的加快,继续让村里管理这些公共设施,农民的利益反倒会受损害。农贸市场的病猪肉、毒蔬菜无法检测,乡村教师不能保证教学质量,城镇医保和农村医保尚未实现一体化…… 
  “原来的‘有’,是标准不高的‘有’,只有争取公共服务城乡均等化,才能真正实现高标准的‘有’。”吴栋材思考着,不如把这些花了几亿元建成的公共设施“大大方方交出去”,让上一级政府来管理。 
  事实证明吴栋材的“大方”是对的。“交出去”后,永联村的小学、幼儿园更名为南丰小学永联分校、南丰幼儿园永联分园。实质的好处在于,学校与镇上学校实现了师资互动、教学管理一体化。当初把幼儿园交出去时,吴栋材的惟一要求是:凡是永钢集团和永联村的娃娃,一律无条件接收。如今,南丰幼儿园永联分园80%的学生来自永联村和永钢集团。 
  随着村企永钢集团的壮大,永联村的外来人员越来越多,交通等问题十分突出。吴栋材积极争取张家港市政府的支持,使永联村的交通等公共管理纳入市级管理。吴栋材先后争取到了张家港市在村里成立公安、城管、卫生、工商、消防等执法机构、派驻人员,使村民享受到了以往城镇居民才能享受到的公共服务。 
  “要让公共服务从城市延伸到农村很不容易,这涉及到市里各部门派驻人员的工资等问题。”吴栋材告诉记者,经过反复协商,我们第一年给派驻单位适当的补贴,第二年起不再补贴,由市级财政统一拨付。 
  只要是对村民有益的事情,吴栋材都会想尽办法去实现。如今的永联,宽阔的马路上到处可见交警在维持交通秩序,卫生、工商部门在农贸市场、食品店等地联合执法。 

 
  共建共享,“二次分配”制度化 
  包括吴栋材在内的永钢集团管理层让出的25%股权,使永联村集体每年有了8000多万元的可支配收入。永联村民比城镇居民享受更多田园风光的同时,更享受到了让城里人羡慕的“二次分配”。这些收入如何公平公正地分配给村民?吴栋材认为,制度设计很重要。 
  “永联小镇”建设之初,永联村委提出拆归拆、分归分。拆房的时候按照市场价一次性补偿到位,分房子则按户分配,一张结婚证分一套大房子,子女结婚时再分一套,老年人交很少的押金住进老年公寓。村民郑丽芳告诉记者,房产证都是“红本子、大产权”,每平方米只需500元,现在如果卖出去每平方米值3000元。 
  在“二次分配”过程中,吴栋材主张“突出差别化分配,倡导勤劳致富,多劳多得”。目前,永联村的“二次分配”主要通过文明奖、助学奖、老党员关爱基金、尊老金、助残金等9项福利待遇的形式发放,“那些好吃懒做、把永联当摇钱树、等救济的人,当然分配得少。” 
  村民们说,老吴书记“待人善,管人严”。在永钢集团工作的1600多位永联村民,接受的是“双重管理”。在永钢集团获得奖励,回到村里还可获奖励;反之,要接受双倍处罚。因此,这1600多位村民更加注意言行,遵守制度,成为永钢集团职工的表率。 
  “永联村目前在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难题,我国的大部分农村尚未遇到,所以在制度设计方面只有靠我们自己‘摸着石头过河’”。吴栋材告诉记者,在永联村工作了35年,除了思考如何让大家伙儿生活更加幸福,自己别无所求,“如果说我有所图的话,我就图个老百姓认可。”(记者 苏雁 来源:光明日报)

网站编辑:穆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