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1-1.png
banner1-4.png
banner1-5.png
1111.jpg
1.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时代先锋
张晓峰:错过最佳时间有遗憾
发表时间:2013-05-06    来源:京华时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张晓峰在芦山震区救援现场。    张晓峰供图

 

    汶川地震,让曾是一名空降兵的张晓峰以民间志愿者的身份只身前往灾区,进行地震救援,仅凭满腔热情和急救知识,让他难以应对灾后的种种问题。 
    5年后的雅安地震,在拥有专业救援知识的情况下,他与奋斗在地震救援一线的民间志愿者们一同,冷静、高效地配合当地政府,完成了各种救援任务。
    民间志愿者并非都不专业
    由于已错过了最佳救援时间,搜救工作已经接近尾声,张晓峰发出了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感叹。
    4月20日,四川雅安发生地震时,张晓峰正在外地出差。得知消息以后,他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北京,等待自己所属的壹基金救援联盟北京绿野救援队的集结信息。 
    2006年前,张晓峰是一名空降兵,退役之后赶上汶川地震,张晓峰自己组织了10人队伍自行前往灾区参与救援,但由于缺乏经验,留下很多遗憾。 
    2011年,张晓峰加入北京绿野救援联盟,学习专业救援常识,参与了数次救援工作。 
    雅安地震,是再次考验张晓峰的时刻。 
    4月21日张晓峰赶回北京,他收拾起自己所有的专业装备,4月22日晚上他赶往机场,准备前往灾区参与救援时,却被告知行动取消,原因是国务院下发文件,防止灾区志愿者人员过量,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张晓峰只得在家中继续待命,他不止一次地在电视中看到,一些好心的志愿者用棉被运送伤者,“如果伤者身体已经多处骨折,这样的举动可能给伤者带来终身遗憾”,张晓峰在北京干着急。 
    4月26日,张晓峰接到了前往灾区救援的命令,27日一早,张晓峰及其他5名队友前往灾区。 
    然而救援有时开展得并不顺利。 
    由于是以民间志愿者的身份进入到救灾现场,张晓峰及队友都曾遇到当地政府相关人员的阻拦,告知他们在专业的救援队伍到来之前,不要妄动,然而张晓峰一直坚持,对于张晓峰来说,救人要紧。 
    “其实我们救援队已经很专业了,但就是因为是以民间志愿者的身份进入灾区,无论多专业都等同于不专业”,对于“志愿者”这个头衔,让拥有专业救援知识及装备的张晓峰有些无奈。 
    除此之外,“志愿者”的身份束缚了民间很多专业救援人员,无法在此处施展拳脚,当地政府并不希望志愿者涉足诸如物资调配、人员集结等事情。 
    “政府管得挺严,可能政府需要顾及一些事情”,张晓峰说。 
    直到当地政府的一些工作人员看到张晓峰及队友的专业装备,其中包括绳索、头盔、器械、对讲机等,以及在救灾现场采取的一些安全措施之后,他们才逐渐相信了这些看起来非常年轻的小伙子。 
    由于错过了最佳救援时间,搜救工作已经接近尾声,张晓峰发出了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感叹。 
    他的任务逐渐转向物资发放、排除险情转移及宣传防灾减灾的常识。
    发现被遗漏的村庄
    张晓峰觉得政府救援的策略是“城市辐射农村”,而他们这些民间救援力量选择了反其道而行。
    雅安市人口分散,政府及军队很快就能注意到震中及一些主干道两旁明显受损的村庄,而对于一些比较偏僻的地区,还来不及顾及。 
    到了村庄,张晓峰及队友最先联系的就是当地的村委会和乡政府,以村民为向导,帮助他们迅速找到受灾严重的村庄,一一排查危房险情。 
    除此之外,帮助张晓峰等人寻找受灾严重村庄的就是一张当地乡镇的地图。 
    缺什么物资,物资发放情况如何,这样的询问几乎变成了救援队的口头禅,通过地图以及向村民打听,救援队发现了一个又一个需要救助的村庄。 
    有些地方由于长时间的物资分配不均,在张晓峰等人带着物资前去支援的时候,当地村民开始哄抢物资。 
    还有些地方由于位置偏远,与外界中断联系,导致物资紧缺。 
    天全县老场乡禾林村四组是天全县最偏远的村庄,这里离龙门乡很近,但大部分救援队伍直接跨过了这个地方,选择前往震中进行救援。 
    但事实上,这里受地震影响,开裂严重,裂缝较多,村民的房屋大部分都成为危房。 
    4月30日,当张晓峰及队友到达这个有200人左右的小村庄时,村民们只领到了有限的帐篷、挡雨彩条布等物资,仅能再继续维持三到四天的正常生活。 
    由于受地震影响,交通中断、通讯中断之后,即使乡政府统一发放物资,这个村庄也可能完全接收不到信息,即使接到了,再赶去40多公里外的乡政府,物资也已所剩不多,难以弥补受灾村民的需求。 
    张晓峰及队友就找到村内的组长开会讨论村内的物资需求,村内的组长也带张晓峰等人四处查看村内的受灾情况。庆幸的是,这里的村民自救非常成功,每天24小时不间断地有人在村内四处巡逻,查看裂缝的情况,并做了相应的标记,但标记并不专业。 
    在离开这个村庄之前,张晓峰和队友一起把一些专业标记方式教给了当地的村民,并建议组长每天派一名村民骑摩托车到乡政府去,如果有物资,就赶紧通知村委会或组长,这样可以避免物资紧缺的情况。 
    张晓峰觉得政府救援的策略是“城市辐射农村”,而他们这些民间救援力量选择了反其道而行,先从不受关注的地区开始进行灾情评估、排查险情及物资发放,相互弥补,共同开展救援工作。
    专业救援人员仍不足
    在灾害救援方面,专业的救援人员仍然不够,很多骨干队员都因自身的工作原因,未能到灾区救援。
    这次救援也暴露出不少问题。 
    比如物资捐赠方面,有很多人捐赠的物资与当地需求不相吻合。 
    “现在已经过了生命救援的阶段,但药品捐赠现在仍然过剩”,张晓峰说,很多问题都是通过微博反馈给其他网友,希望以此呼吁公众选择灾区较为需要的物资进行捐赠。 
    “帐篷、挡雨布、小型发电机现在仍紧缺”,张晓峰说。 
    除此之外在灾害救援方面,张晓峰认为,专业的救援人员仍然不够,很多骨干队员都因自身的工作原因,未能到灾区进行救援。 
    很多前往灾区的救援队只得到当地吸纳志愿者,进行简单的培训,“但专业的知识在短期内也无法获得”,张晓峰说,如果遇到村庄内存在危墙,很多志愿者就无法单独工作,排除险情。 
    因此他们尽可能地安排志愿者由救援队员带着前往灾区,进行调查、拍照等简单的救援工作。 
    即使在地震发生后,救援工作仍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出现,但张晓峰还是认为,这次雅安地震救援,无论政府或民间都很给力。 
    “与五年前的汶川地震救援不同,这次民航直升机都能进入灾区,通过空军统一调配进行救灾”,张晓峰说,无论政府或民间组织救援力量都能拧成一股绳,更好地在灾区完成一些救助工作。 
    无论是基金会或是民间大型的救援队伍都能联合救灾,像壹基金已经融合了全国40—60支救援队伍,听从壹基金统一调配,打乱编制,分专业,保证每支队伍都有医疗官、搜救犬等进行排险。 
    政府指导、民间公益机构执行的这种合作模式,让张晓峰觉得效率远比汶川地震的时候高很多。 
    5月4日,张晓峰及其队友从灾区返回,隔日他们将回北京进行短暂休整,处理完各自工作上的一些事务以后,再返回灾区。 
    这几日,他们来回奔波在雅安市各大小村庄之间,这些志愿者们来不及吃饭,饿了就只能吃一口压缩饼干,渴了就喝自己从外面背进去的矿泉水,辛苦运送的物资,志愿者们谁都舍不得碰。 
    5月上旬,雨季来临,雅安几乎天天在下雨,雅安当地的居民将这个季节称为“雅雨”。而与张晓峰类似的志愿者们仍在“雅雨”中继续发放物资,进行灾情评估等工作。
    京华时报记者 侯雪竹
 

网站编辑:穆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