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1-1.png
banner1-4.png
banner1-5.png
1111.jpg
1.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舆论热点 > 大V专栏
王丹誉:从“永贞革新”失败说王叔文之失
发表时间:2016-06-28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唐顺宗永贞元年(805年),随着太监首领俱文珍拥立太子李纯为皇帝(宪宗),顺宗被迫退位,唐朝历史上这场轰轰烈烈的政治改革“永贞革新”也宣告失败。作为革新的领导人王叔文被贬为渝州司户,次年被赐死,同党王伾被贬为开州司马,不久病死。另有同党八人贬边远地区的司马。作为同党的柳宗元最后以一首“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作为“永贞革新”的挽歌。这场改革仅仅一百四十六天就彻底失败,除了反对派的破坏、反扑和阻挠,作为这次改革的领导者王叔文要负主要责任,而正是因他本人官德人品的问题注定了这场革新失败的必然。

首先,狂妄自大使他成为众矢之的。

年曾给顺宗皇帝做过侍读,而破格提升为起居舍人中书省的属官,从六品上,《新唐书·百官志》云:“掌修记言之史,录制诰德音,如记事之制,季终以授国史”、翰林学士(掌管皇帝诏令等机要,往往可以出任宰相)

他与同党王伾唱和响应昼夜狂饮,互相吹捧竟然把自己与、周、管亮等历代名相作比悠然自得,并感叹“天下无人满朝文武、全国官员的荣辱进退,都出于他们的随意之间他们做事不顾法度、程序和规矩官员们敢怒而不敢言道路上遇见也只能相互使眼色凡是他们的老关系或者经常去巴结的都得到提重用一天提升好几个也不足为奇只要他们同有人说一句:“某某人以做什么。”两天之内就得到正式任命。韩愈贞元八年(792进士,比刘禹锡、柳宗元还早一年论能力和资历都不在刘、柳之下。可“永贞革新”时,韩愈只是江陵掾曹这样的地方小官,而刘禹锡、柳宗元等却已经是朝中的显赫人物。韩愈对此极度不满,他在《永贞行》中写道:“太皇谅阴未出令,小人乘时偷国柄……夜作诏书朝拜官,超资越序曾无难。对革新派弄权和超越表示强烈不满(《全唐诗》卷三百三十八)。

唐朝有个老规矩,宰相们在阁(中书省,宰相的办公厅)中会餐时,百官没人敢去求见打扰小小的六品官王叔文竟来到宰相办公的中书其中一位宰相韦执谊商量事情还命令值班员给他值班员就告诉他“宰相会餐时不能打扰”的老规矩。王叔文怒,并喝斥这个值班员值班员听吓得屁滚尿流地进去通报宰相韦执谊得知也是十分害怕,竟然亲自跑出来接王叔文。他俩在韦执谊的办公室长谈起来另外三位宰相杜佑、高郢、郑珣瑜都放下筷子等韦执谊。服务员报告“王叔文要吃饭,韦相公(执谊)经陪他在办公室吃起来了”还在继续等待的宰相杜佑、都感到王叔文太过分了但不吭声只有郑珣瑜抱怨“作为宰相被人羞辱到这个份上,我还有什么脸面再呆在这相位上呢”就看了一眼身边的官员,骑马打道回府从此不再做官了。杜佑、高郢二位宰相在全国都是德高望重,都愤然接连着辞职“养病”。王叔文等人更加有恃无恐

其次,不顾大义竟然逆时而动。

他只在乎自己利益集团的小利,而置国家危亡于不顾。

唐顺宗还是皇太子时,王叔文作为太子的侍读陪太子下棋时经常给太子讲民间疾苦。有一次,王叔文痛心疾首地给太子汇报“宫市”制度的失阙,太子听到这番高谈阔论后,深有感触地说“我正想给父皇进这事”在场的人都赞成,只有王叔文独自默然无言。别人都走后,太子单独留下王叔文,问他是什么原因王叔文回答说太子职份应候皇帝食,关心皇帝身体健康,不宜谈及其它事情皇帝在位时间长了,如果怀疑太子收人心,那你怎么解释太子大惊,为此感动得痛哭流涕地说“如果不是您指教我哪里能知道这其中的奥秘啊”由此,太子的特别喜爱。因顺宗皇帝登极之前就身患重病,就连德宗皇帝最重要的朝拜仪式都不能参加。登极之后,因中风不语,不能处理朝政,在病床前挂个布帘,只能在帘中可奏(点头表态)。满朝文武从国家大局考虑,准备议立太子。可是,王叔文却怕新太子执政后对自己不利,从中作梗。等到文武百官看到刚册立的太子仪表堂堂互祝贺,有的都欢喜得热泪盈眶。普天同庆之时,王叔文独有忧色,嘴里不敢说别的只能唏嘘饮泣喃喃自语地杜甫《诸葛亮祠堂》诗:“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人们听到后都哑然失笑

还有,他利欲熏心导致天怒人怨。

叔文对金钱和物质有特殊的情感没有当官以前就经常说:“粮是家的根本,如果能掌握钱粮就可以控制军队和财政更能掌握实权进行权钱交易、卖官鬻爵”王叔文刚进入翰林苏州司功升为起居舍人很快又度支、盐铁副使,主管全国财政预算和盐铁专营权,虽是副使但掌握实权仅几个月,就升任户部侍郎(主管全财政、钱粮、赋税、民政的副长官)依然兼任支度、盐铁副使和翰林学士等重要职务正因为他的“唯物”理念,怎么可能干干净净当官做事。王叔文身兼翰林学士、支度、盐铁、户部侍郎等数职,位高权重却不把本职工作放在心上,日夜和同党窃窃私语,别人都不知道他们在谈论什么,想干什么。因为叔文的权利、地位和爱好,给他及其党十馀家送礼的人排成长队无论是白还是黑,在他们家门口送礼者的队伍拥护得叫,同交易热闹的排队送礼的人为了能候见叔文,就提前一天晚上到他家里(小区)的烧、酒坊里借宿每人一晚要花一千钱才能找个容身之处,也再所不惜可想,王叔文等人贪腐到何等程度了。他的同党王更恶心,专以纳贿为事,特意制了一个只开一个仅能放进宝物的小口的大匮,用以银细软等贵重贿赂品为了看守这些宝货,他们夫妇竟睡在这大匮,以确保安全

永贞革新本来是一件好事,在客观上改变了中唐以来的许多弊政,也确实给老百姓带来一些好处。这桩好事为什么最后不仅没有办好,反而办砸?正是因为王叔文等革新派领导者无法无天,胆大妄为,利欲熏心,导致这场革新过早夭折,革新成果全部丧失。假如,王叔文能谦虚谨慎,能清廉自重,能大公无私……那也许会是另外一个结局。当然,历史不能假设。

(责任编辑:孙进军)

网站编辑:马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