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1-1.png
banner1-4.png
banner1-5.png
1111.jpg
1.png
中国,再启动
发表时间:2015-02-09    来源:当当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作     者龙永图 白岩松

  出 版 社江苏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4-11-20

  ISBN9787539978468

  

  编辑推荐

  他们一位来自贵州的山里,一位来自呼伦贝尔的小镇;一位从外交部的一个普通职员到参加改变中国命运谈判的首席代表,一位从报纸编辑到奥运会开幕式主播,……他们在人生关键处如何抉择、如何坚持;他们如何面对青春的不易、人生的艰难;他们如何看待创业、幸福、时代焦虑、信仰危机;对社会上的种种“怪现状”他们如何诊断开方;他们如何处理“关系”,如何看待一个国家规则的建立和格局的提升……

  一部跨越20年的省部级官员的回忆实录,前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首度出书讲述从政生涯,披露改革史鲜为人知的决策与细节,剖析谈判场背后的秘密角力,展望中国经济的未来发展,大胆预测世界经济大势与中国新格局。

  主持人白岩松第一本自传体之外的思想著作。步入中年的白岩松,自言“外不圆,内更方”。他讲述自己独特的人生感悟:学会做一点“没用”的事;不用浪漫的方式勾勒未来;永远保持兴奋和好奇心;不争第一……

  且看龙永图与白岩松:评家议国观天下,说理论道察人心。

  ——白岩松:我们要有信仰,而信仰的核心是敬畏。正如一条大河两边的河堤,一边是“敬”,一边是“畏”,只要堤坝足够高,不管河流怎么波涛汹涌,都不会泛滥成灾。然而,30年来,现实的欲望之河肆虐泛滥,时常冲堤而过。重建信仰,这才是中国最大的命题。

  ——龙永图:外交最容易的就是强硬。强硬,可以在政治上得分,老百姓看着也过瘾,可以不研究任何问题,只瞪眼睛、说空话就行。但是,要真正解决问题,第一要强调非常理性;第二要强调非常专业。

  ——龙永图:当前是中国经济上升最快的时候,也是西方国家不断下滑的时候,这“一升一降”,给世界格局带来了强烈的冲击,想在新格局中占据有利位置,中国就必须要有一颗“战略平常心”。

  

  内容推荐

  这是一本龙永图、白岩松的思想合论。 一位是经济学家,一位是主持人,两人以各自人生经历和改革观察来现身说法:评点经济、谈论信仰、忆青春、道幸福……本书既是个人成长的存证,又是中国近30年改革发展的鲜活体验史。相似的经历、不同的视角,有共鸣,更有大碰撞。

  ——谈政府:好政府什么样?坏政府什么样?

  ——谈企业:哪些企业是中国经济的血与肉?

  ——谈经济大势:中国,再启动

  ——谈改革新常态:老百姓的日子会更好过?

  ——谈创业:既需要理想主义,也需要现实主义

  ——谈国民性格:不要事事“摆平”的江湖气

  ——谈人生智慧:处理好人生中的“三大关系”

  ——谈未来中国:中国距离领导世界还有多远?

  ——谈信仰:不要把成功的调子定得那么高 

  ——谈青春:谁的青春不迷茫?

  ——谈幸福:幸福需要慢慢谈

  ——谈足球:恒大淘宝队能不能多几个?

  

  作者简介

  龙永图:贵州卫视《论道》节目嘉宾主持。原国家外经贸部副部长,中国入世谈判首席代表,博鳌亚洲论坛前秘书长。

  白岩松:中央电视台主持人、新闻评论员

  

  目录

  序 一  我们都来自遥远的小地方·龙永图

  序 二  中国龙·白岩松

  

  第一章 再启动:谈判与改革

  2014 年很像 1994 年

  谈判的苦与乐

  谈判仅仅是讨价还价吗?

  入世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入世与中国的汽车工业

  多谈规则和方法

  重建我们的格局

  规则提供的是发展平台而非束缚

  民营经济的春天

  政府放权还需要一个过程

  

  第二章 在现实中追求信仰

  关于信仰

  无信仰,不幸福

  人生,需要一个好心态

  请慢一点,再慢一点

  不要把成功的调子定得那么高

  学会做一点没用的事

  创业需要理想主义,也要现实主义

  读书读久了,你总会信仰些什么

  

  第三章 人生的艰难

  经历艰难,才懂得人生

  一辈子,加减乘除下来后都一样

  蜗居和北漂

  什么是好工作?

  “逃离北上广”

  不争第一

  

  第四章 与青年谈青春不易

  时代的焦虑

  不要用浪漫的方式勾勒未来

  什么是幸福?

  无尊重,不幸福

  无艰难,不青春

  幸福是谈判谈出来的

  永远保持兴奋和好奇心

  那时生活艰难,目标简单,但很开心

  就业必须和人生挂靠在一起

  在不如意中创造快乐

  

  第五章 做媒体与讲真话

  最好的媒体就是把最重要的东西传播出去

  跳槽不是一个虚拟动作

  外不圆时,内更要方

  媒体的专业与讲真话

  记者永远是社会这艘大船上的瞭望员

  当新闻媒体成为新闻

  

  第六章 从大到小的种种关系

  “关系”其实不应是个贬义词

  人与财富的关系

  从“三个关系”谈什么是有文化的人

  

  第七章 发展的代价

  环保、公平、道德问题的解决都要靠发展

  贫穷是最大的污染源

  效率是金钱,公平是生命

  政策应该顺应人性而动

  

  第八章 沉重的足球

  给中国足球多一些正能量

  恒大模式不可复制

  球迷的忠诚从哪里来?

  中国足球是锅夹生饭吗?

  

  附 录 不死的阿里巴巴——对话马云

  

  部分章节

  中 国 龙

  2014 年,我认识龙永图先生整整 20 年。

  认识他,是在国外,遥远的日内瓦。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出国,公差,去采访正在日内瓦进行的中国复关谈判,龙永图先生是其中的重要一员。

  复关谈判,是中国漫长入世谈判的上半场,那个时候,还没有WTO,只有 WTO 的前身:关贸总协定。由于 1995 年 1 月 1 日起,关贸总协定变身 WTO,于是,中国希望抢在这个日期前争取恢复自己关贸总协定缔约国的位置,而不是 WTO 成立后,以新成员的身份再申请加入,当然最终未果。

  不过也因如此,我 1994 年,居然春天和冬天两次去日内瓦采访相关内容,使龙永图先生们的工作终于可以通过电视屏幕走进中国的千家万户。

  龙永图先生一开始还不是代表团内最大的领导,但没用几天,我就明白,他是代表团中最重要的一员,不仅因为业务精深,还因为:对外谈判,他负责进攻;对内面对各行业的自我保护,他又得防守。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不好干的苦差。

  可我见他总是干得精气神十足。有一天早上,电梯旁,他的一句话让我明白了原因:小白,你知道我为什么愿意干吗?不能让中国的改革开倒车啊!融入世界,我们的改革就不可逆 !

  时隔多年,我依然记得他说这番话时的表情,也从那一瞬间起,在我的内心,不再把他当作一个采访对象,而是当成一位值得尊敬的师长。因为,从他的心里,我看到一种久违的理想主义和责任感。

  于是,我慢慢和他建立起一种忘年的交情。当然,于我,这情谊的背后,依然是一种不会改变的尊敬。因为我们每一个人,或多或少,都是他谈判工作的受益者,而他自己,也是这种辛苦与投入的受益者。他只是一个副部长,但他在中国的改革史中,拥有了远远超过副部长级别的影响力和百姓的尊重。

  一个不把“官”当官做的人,注定也不存在功成身退。龙永图先生如同一个老兵,永远不会退出战场,只会优雅而执着地老去。可没想到,他连老去,都是如此地缓慢和难以察觉。离开副部长的位置,他做博鳌论坛的秘书长,又做与 20 国集团相关的工作,即便已如此繁忙,他又在故乡贵州的电视台,开了一档《论道》的电视栏目,让各路高人,在他遥远而亲近的故乡,去议论、观察最广阔的世界。

  从一开始,我就认定,这是太适合他干的一件事。因为我们应该多听他说,听他的内心,听他的理想,听他的爱与忧虑。

  可没想到,他高抬了我,也给了我上《论道》的机会,而且不是一次两次。终于有了这本书,这本我原本不该出的书。但就像他邀请我参加《论道》,我从不能说“不”一样,尊敬,就是顺应师长的召唤,哪怕自己力不从心。

  白纸黑字,记录下我们 20 年的忘年之交,也记录了我们共同的梦想与失望。不过,最有价值的,一定是龙先生的表达。就像多年前在日内瓦,每当他在大会上要发言,原本空荡荡的会场,会立刻挤满了人,因为外国朋友常常对同伴说:中国龙,去听听!可见龙先生的吸引力和魅力。

  我为能有机会结识“中国龙”感到荣幸,学习的收获与心得,都在这本纪念我们友情的“论道”之书里。

  白岩松

  2014 年 10 月 23 日

  

  我们都来自遥远的小地方

  

  1994 年 3 月,中央电视台首次派人到我们中国复关入世谈判最前线日内瓦采访。岩松参加了这次历史性的采访,到今年,我和岩松认识整整 20 年。这 20 年我也和岩松成了忘年之交。能成为忘年之交,说明我们总有些共同之处。我俩虽然差了 25 岁,不算是一代人,但是我们确实经历过很多相同的事儿,也都吃过很多苦,我还挨过饿,所以我们有很多一样的人生经历,使我们在一些重大的问题上常常产生共鸣,形成一致的看法。

  我和岩松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相似之处,我们都是从非常遥远的小地方来的。岩松是从呼伦贝尔一个小镇过来的,我是从贵州的山里面走出来的。我们一定都受过很多委屈,受过很多“歧视”,这可能激发了我们以双倍的努力来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说起来很巧,我们的一些经历简直有惊人的相似之处。白岩松告诉我第一次在中央电视台上镜的时候,他的“处女秀”穿的是借来的一套高级西装,这也使我想到我的关于西装的往事。

  1978 年前后我在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工作,当时国内做的衣服都是中山装。1980 年开始,我到联合国任职,成为联合国的官员,我不能再穿中山装了,得穿西装,但是我当时连一套像样的西装都没有。那个时候的人是不知道抱怨的,怎么办?到联合国上班总不能穿中山装去吧?可能很多人都想象不到,我也从没跟人家讲过,我到联合国上班的前半年穿的西装是在纽约的地摊上买的。我还记得那是一身咖啡色的西装,穿着很不合身,我现在还留着一些那时候的照片。不知道有人注意到没有,我以后再也不穿咖啡色的西装,那时的记忆让我觉得我穿那个颜色太难看。

  作为一个记者,岩松有敏锐的观察力,后来他跟我说,在日内瓦时,他注意到后来我参与的谈判非常多,每一次谈判回来都要把西装好好地打理打理,生怕有褶皱。其实我是个并不在意生活细节的人,但西装太少,在外国人面前是绝不能丢人的。

  有一次回国,吴仪部长看见我老穿一身西装,就打电话给天津的外经贸委主任,把他请到北京,部长当面跟他讲,天津和皮尔·卡丹合资了一个西装厂,你给龙部长做两身西装,这是“工作服”,我当时挺感动的。所以岩松第一次上镜的西装是借来的,我到联合国工作穿的西装是地摊买的,这事儿现在年轻人想都不能想。

  白岩松到耶鲁大学演讲的时候,介绍自己 1988 年 20 岁的时候才第一次喝可口可乐,其实我也有相似的经历。我想起了我第一次到北京,当时大学毕业分到北京是 22 岁,第一次喝到北冰洋的汽水,那种往鼻子和喉咙里面冲击奔涌的感觉,至今我还记忆深刻,当时简直不想再喝下去了,但是想想花了一毛五总不能扔掉吧,就硬着头皮喝下去了。

  我们从非常遥远的小地方来到北京,最后取得一定的成功,有一种自豪感,用现在话讲,就是有一种实现了我们自己的中国梦这种感觉。我觉得我们这一代人,或者说我们这几代人,能够从遥远的地方,从普通的平民家庭走到今天,是很不容易的。但是正因为这样,我们对自己取得的成功感到由衷的高兴。我看到 2008 年岩松在耶鲁大学的演讲,讲到最自豪的就是他主播了奥运会的开幕式,而且我看到岩松从来没有这样激动过,说他自己从来没有想象过一个来自遥远的小镇里的年轻人,竟然能作为一场全世界最盛大的节日的电视主播,把自己的欢乐带给全世界。我自己感到最自豪的事当然是能代表中国,参与了一场能够改变中国命运的谈判,正是这场谈判,使我和岩松能够走到了一起,而且一直保持着真正朋友的关系。

  2007 年,贵州电视台办了一个对话栏目《论道》,请我做嘉宾主持,定位为“论发展之道,论和谐之道”,目的是增强中国的软实力。这个节目已坚持了七年多。节目制片人总是“滥用”我和岩松的友谊,多次请他来参加对话。岩松几乎是有求必应,这才有这本我与岩松对话的小书,希望大家能从中得到一点启发。

  龙永图

  2014 年 10 月 20 日

  永远保持兴奋和好奇心

  ◎白岩松

  

  《道德经》里有一句话:“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当天下都知道美之为美的时候,就知道了什么是丑。很庆幸我1985年填志愿的时候没填国民经济管理和法律,当时我们班只有两个人填了新闻,结果,我们一个上的是人大新闻系,一个是广播学院新闻系。去年教育部新闻系排名中,这两个新闻系并列第一。很庆幸没有选择最热门的东西,包括我们就业。中小企业,它的成长会是什么?你现在毕业就想去苹果,你也错过当乔布斯的机会了。因此观念的改变非常重要。

  要改变的观念,是对未来要充满好奇。这是我到46岁的时候切身的感受。我有的时候不客气,我说很多的弟弟妹妹90后,你张嘴10句话不到我就能看到你爷爷的影子,你很年轻,但是有一些残留的思维很老气。比如说面对变革,你是什么心态?我认为在谈到就业的时候,我对未来以及变化永远是充满好奇而不是恐惧,因此,我喜欢开疆拓土。我们那儿很多第一个栏目都是我做的,因为我好奇,人类的历史往往是被好奇改变的,恐惧不会改变。但是我发现身边绝大多数人对变动充满了恐惧,哪怕这个变动是向更好的方向转变,但是由于变动打破了他稳的感觉,他就产生了恐惧,甚至躲避,甚至成为阻挡列车前行的人。在人生当中你是不是也如此?学会对未来充满好奇,人的一生很长,你就是一个体验者。为什么不多看一些风景呢?

  我跟我的孩子经常会有这样的交流,吃饭的时候点一个新菜。比如说一家同样的饭店,这次点了五个菜觉得蛮好吃,下次保留三个好吃的,再点两个新的。但是我儿子不断地说不吃,我吃我爱吃的,我就要告诉他,尝试。我点了,而且这是很火的菜,一定有它的道理。我儿子于是将信将疑地尝试了一下,百分之六七十说是挺好吃的,他好吃的概念在逐渐拓宽。但是人们有一种惰性,是认可自己习惯的好吃,如果只停留在好吃的菜,永远不尝试没有吃过的菜,你怎么知道天下有那么多美味呢?不会的,人生的感受也同样如此,对将要到来的东西充满一种兴奋性的好奇。因此,我从来不恐惧,我总觉得60岁一定还有60岁最美丽的风景,我欣赏眼前每一处风景,但是我不沉迷过去,或者活在将来,到来的时候自然面对,但是我对未来充满好奇,这样就敢于变革,就会成为获益者。

  我在带学生的时候不断强调,他们的文章里只要一写比如说这本书我不喜欢,就会不断地提醒我。我说好的老师就是要教会孩子很多不喜欢的东西,喜欢的已经不用我教你了,说明它是你的知识体系,它会长久地陪伴你,但是好的老师要擅长把现在年轻人不知道的和不喜欢的东西变成他喜欢的,哪怕他不喜欢也没关系,变成他的知识体系。教育是要不断地给人添加未知的、不喜欢、变革的东西,而不是顺着他,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工作也如此,人生也是如此。几十年的职业生涯,一上来就先把自己的故事结局写了,有意思吗?我们政策、环境要发生相关的改变,才会使我刚才说的那些不至于全是空话。因为现实利益,大家都愿意有更好的工作,我也祝愿你有更好的工作,但是带着有更好工作的心给自己一个不好的工作,来了我也接受,并且充满好奇地改变它。我的历程就是这样的。

  有的时候经常遇到一段时间觉得不行了,你敢不敢放弃。我曾经在2001年的时候,整整一年把自己扔掉了,我去研发新节目,我对已经熟了的东西不好奇,没兴奋感了,虽然没成,但那一年重重地改变了我。我也不能保证三五年以后我还在中央电视台。我依然对50岁新的职业生涯充满好奇,也许在互联网,也许在手机上,其实无所谓,在70英寸的屏幕上主持和在5英寸的屏幕上主持一样,我充满好奇。

  因此,如果你足够强,你就会通过自己的第一份工作的台阶逐步向前去走,而且要留15%给上帝,给佛,给真主,给说不清的事情。还有15%充满好奇地面对我们无法掌控的东西,但是我永远是用好奇去面对的。

  有一年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心情非常沮丧。有一天忽然豁然开朗,我看到了自己的问题。很多年前有一部话剧叫《等待戈多》,在我之前那么多年里,我对未来都是耐心等待,充满好奇,甚至有一点兴奋,可是最近突然失去了等待的耐心和兴奋,凭什么46岁就不能有了?那一天我告诉自己,56岁的时候我依然有等待的兴奋和好奇。

网站编辑:穆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