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家风】刘德璋:姥爷给我上党课
    发表时间:2017-10-12 来源:党建网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理想信念就是共产党人精神上的“钙”,理想信念不坚定,精神上就会“缺钙”,就会得“软骨病”。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共产党人理想信念的极端重要性,在他看来,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是“总开关”,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理想是共产党人的“命脉和灵魂”。

      姥爷的一生虽未做过轰轰烈烈的大事,却用一生诠释着什么是共产党人的信仰。每当我拿起姥爷临终前交给我的那枚中国人民解放军入朝纪念章时,他老人家的往昔片段就像放电影般在我眼前掠过。

      姥爷194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0年参军入朝,1963年转业,响应“十万解放军支援商业”号召,先后在县服务公司、第一饭店、糖酒公司工作。小时我在姥爷家长大,常听邻居喊姥爷倔老李,少不更事的我不知他们为何说姥爷倔,长大后我才明白姥爷的倔是什么。

      姥姥曾对我说姥爷的倔在单位是出了名的:那时他在县第一饭店当书记,一个月交上几块钱中午就能在单位的职工食堂吃饭,全单位三四十人都在那儿吃,偏偏姥爷要走上半个小时的路回家吃。姥姥说在单位吃多好,可姥爷却说,在单位吃花得少吃得还好,可他是饭店的负责人,要带好头,不能占公家的便宜。

      母亲也曾对我说起姥爷的倔:母亲小时候一年也见不着姥爷几次,“整党工作队”、“支商工作队”、“促生产工作队”,只要有工作队保准有姥爷,一下乡就是好几个月,别人不去的地方,他都去,当时13个公社他都跑遍了,那时没有车,基本都是靠双脚走。工作没少做,苦没少吃,可他认准的理儿,领导都敢顶上两句,整个大红脸,为此可是没少得罪人。

      当时年少,对于姥爷的倔强我只是一听了之,直到2009年,一件“小”事使我对姥爷的倔强有了深刻的体会。那时我在电视台当记者,在一次社区采访中得知,退休老党员只要把党组织关系转到社区,一年能少交几百元的党费。我“如获至宝”地给姥爷打了电话,谁知他却劈头盖脸地教训了我一通儿,当天晚上去我家给我好好地上了一次党课,清楚地记得姥爷那天说:“我1949年就入党了,一辈子都是听党的话跟党走,党让干啥咱们就干啥,咱们一家可都是党员,现在总说要对党忠诚,啥叫忠诚,就是党的纪律、党的规矩不能坏,我党组织关系在哪我就应该在哪交党费,可不能搞歪门邪道对党不忠啊!”当时姥爷严厉的表情、中肯的话语让我今天想来仍觉着惭愧。

      如今姥爷去世已经六个年头了,我已成长为一名纪检监察干部,“可不能搞歪门邪道对党不忠啊”,姥爷的一席话总是在我耳边环绕。好的家风总是像蒙蒙细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现在细细想来,姥爷的倔强其实是耿直的性格,是认真较真儿的态度,更是一名老党员的信仰追求。姥爷没有给我留下什么价值连城的传家宝,也未曾对我讲过大道理,而他一生的信仰追求和对党的无限忠诚却是一笔无形的财富,让我终身受益。(作者单位:黑龙江省绥化市纪委)

      (责任编辑:王玥芳)

    网站编辑:马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