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征文
【家风】袁传伟: 我的父亲我的老师
发表时间:2017-05-19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父亲是在一个秋雨霏霏的傍晚走了。那天,绵绵不绝的秋雨淅淅沥沥,雨水在院子里光溜溜的青石板上无声地流淌……久久地凝视着父亲瘦削、安详的遗容,我肝肠寸断,禁不住用双手捂住面庞,哽咽抽泣,任凭滚烫的泪水顺着指缝缓缓流动……

  父亲在教育园地默默地耕耘了40多个春秋。父亲备课很认真,从板书课文的题目到全文段落的划分,从中心思想的确定到全文的写作技巧,从生字生词的讲解到需要掌握的重点……全面详细,无一遗漏,书写认真。教学上,父亲始终探索不止。他说:“给同学们一滴水,自己必须是满桶,否则愧对职业。”

  我上过父亲的课,对他讲课时的生动表情记忆犹新。父亲教学时,极少用“填鸭式”的方法,而是把每个学生对课文的兴趣充分调动起来,用他的话讲,就是想方设法让同学们记得深、消化快。记得有次背课文,父亲让同学们齐声朗读,然后看谁能先扔掉课本,说完之后,他第一个就将课本丢在了讲台上。

  父亲教书几十年,先后调动工作七次。1967年,父亲被调到全县最偏僻的距家30多华里的一所山村小学任教。记得那年冬天,我随母亲去探望,找到那所破旧简陋的学校时,根本无法相信世上还有那样的学校。母亲一进校门,看到等在那儿的微笑的父亲时,泪水盈眶。可父亲却乐观地说:“再差的学校总得有人来教学。”正是在那几间破败不堪的茅草屋里,父亲无怨无悔、勤勤恳恳地工作了6个春秋。1975年我刚下乡时,由于承受不了农村苦累的劳作,没干几天就委屈地跑回家哭诉。父亲抚摸我的头,说:“我如果不到山区去教书,就体味不到那里孩子读书艰难和生活的困苦。你这么年轻,吃点苦对你今后成长大有好处。”第二天父亲就坚持让我回到乡下。

  父亲教书更育人,他始终认为每个孩子都应当“先做人后做学问”。1974年我所在的初中毕业班有40多名学生,可上面规定只允许推荐15人继续升学读高中。当时,担任班主任、校教导主任的父亲竟将自己的儿子排除在外。记得那是一个白雪皑皑的严寒冬天,父亲对痛哭不止的我说:“我是毕业班班主任,如果我推荐了你,就无法跟其他落榜生父母交代。”40多年过去了,父亲当时说话的神态,依然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

  父亲“桃李遍天下”,他的学生几乎遍及祖国各地,但无论他们的职位高低,皆对父亲极为尊敬。父亲的学生中也不乏“大官”,可父亲从没有找他们办过任何私事,包括我的弟弟妹妹在家待业时的最困难日子。

  父亲的优良品质深深影响着我,我会按父亲的教导走好路、做好事、做好人! (作者地址:安徽省芜湖市)

  (责任编辑:郭慧)

  

网站编辑:王高林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