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为了总书记的嘱托
    发表时间:2017-10-10 来源:《党建》杂志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为了总书记的嘱托

    ——青海省三江源地区党员群众护卫“中华水塔”纪实

     

    本刊记者 王锦慧 王碧薇 翁淮南

      编者按:2016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青海考察时指出:“青海最大的价值在生态、最大的责任在生态、最大的潜力也在生态。”“青海生态地位重要而特殊,必须担负起保护三江源、保护‘中华水塔’的重大责任。”

      为了习近平总书记的嘱托,青海省三江源地区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群众,“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为筑牢国家生态屏障作出了杰出贡献。

     

    总书记来到长江源村

     

      在离天很近很近的地方,冰川融为水滴流向远方,舒展母亲博大的情怀,汤汤泱泱把大地苍生滋养。

      这就是青藏高原馈赠给华夏子孙的生命之源——长江、黄河、澜沧江!

      2017年9月上旬,我们追寻着源头,来到雪山耸立的世界屋脊。蓝天纯净而辽阔,经幡绚丽而吉祥。

      我们满怀敬畏和虔诚,把洁白的哈达献给三江源保护区纪念碑,献给呵护“一江清水向东流”的青海各族儿女!

     

    总书记的深切挂牵

     

      世上只有一个三江源。

      三江源是“中华水塔”,是亚洲重要淡水供给地。它的自然景观、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功能,具有全国乃至全球意义的保护价值。

      三江源是我们蓝色星球上的一方净土,以“山宗水源”蜚声世界。它呈现着自然的神圣、雪域的高洁、冰川的冷峻、湿地的深邃、荒漠的广袤、江河湖海的聚散。

      三江源地区生态十分脆弱。它饱受着自然生态变化和人类活动影响,雪线在不断上移,冰川在不断消失,地表水资源减少,冻土面积萎缩,草场植被堪忧……

      “生态环境没有替代品,用之不觉,失之难存。”三江源让习近平总书记深切挂牵。

      9月5日,我们从西宁曹家堡机场直奔青海省生态环境监测中心。去年8月23日下午,总书记就是在这里,通过远程视频监测系统察看几百公里外的三江源地区生态保护实时画面,视频连线黄河源头鄂陵湖—扎陵湖、昂赛澜沧江大峡谷一线生态管护员和基层干部,详细了解生态保护情况,并指出:“中华水塔”是国家的生命之源,保护好三江源,对中华民族发展至关重要。

      总书记的这次青海之行,还视察了“长江源头第一村”——长江源村。

      长江发源于唐古拉山脉主峰各拉丹东姜古迪如冰川。它落西极入东海,由亘古至长今,千回百折浩荡万里。

      长江源区的保护目标是:冰川雪山、河湖湿地、荒野景观和藏羚羊、野牦牛等明星野生动物,打造可可西里世界自然遗产品牌。

      我们从西宁坐火车沿青藏铁路前往唐古拉山脚下的长江源村。

      一路上高天流云,草场无边无际。长江源村原来散落在沱沱河两岸的草原深处,牧民们世世代代择水草而居,帐篷就是他们流动的家。

      长江源村北部紧邻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那里,时光仿佛被冻结了,大自然还保留着原始的状态。

      为了退牧还草保护可可西里周边的生态系统,长江源村的牧民离开草原,搬进数百公里外的格尔木市移民定居点。

      几千年的游牧生活被改变,牧民们没有牛羊相伴的日子过得还好吗?总书记风尘仆仆来到长江源村,看到牧民们早已适应了这里的新生活,高兴地说:“你们的幸福生活还长着呢,希望你们健康长寿!”

      后来我们得知,总书记到青海视察的第一站,就选在了格尔木——三江源地区最大的城市。

     

    黄河源头的哨兵

     

     

      黄河从曲麻莱县境内的约古宗列盆地发源。它凝百川之雄风,聚千流之恢宏,一路向东奔腾。

      黄河源区的保护目标是:高原湖泊湿地、高寒草甸生态系统,打造星罗棋布的“千湖景观”。

      从曲麻莱县城出发,向东北行驶大约4小时车程。远远地,望见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在屋檐上飘扬。“黄河源头民兵第一哨”到了。

      这里属于麻多乡郭洋村一队,方圆几十公里只住着格求一家7口人,格求是第一哨的哨长。

      眼前这座主峰海拔4800米的山脉,是格求每天出发巡护的起点,要巡护的区域是山背后的那片湿地。往返20多公里的巡护山路,一天要徒步走两遍。一年下来,足够往返北京一个来回。

      在曲麻莱县像格求这样保护生态的民兵还有很多。他们常年巡护着冰川雪山、河流湿地、森林灌丛、草原草甸,守卫着黄河源头在纯净安宁中随四季流转。

      今年2月21日清晨,约改镇生态民兵排的民兵踏着皑皑白雪开始了一天的巡逻。翻过一道山脊,就进入了野生动物保护区。

      7时50分,在一片高低不平的雪包掩护下,排长才文多杰借助望远镜发现树林左侧有3个人影在晃动。“第一组从左侧迂回包抄,第二组从右侧等候伏击,第三组负责原地警戒!”听到排长下达的命令,6名民兵策马扬鞭迅速出击。大约15分钟后,3名非法捕猎者被抓了个正着。

      正在基层调研的青海省军区副政委郭建军少将对我们说,保护三江源,民兵不能缺位。今年,省军区党委在三江源搞了“民兵+生态管护员”建设试点,广大民兵成为三江源生态保护的一支重要力量。

      如今,在离这儿不远的玛多县,世人关注的黄河源头“千湖景观”重现。清冽晶莹的湖泊群在一望无际的高寒草甸上徘徊缠绵,湖面上闪烁着柔美多情的波光点点;藏野驴、黑颈鹤等高原珍稀兽类和鸟类,也成群结队返回它们留下几多乡愁的湖畔……

     

    人与动物的共同家园

     

      杂多县是“澜沧江源头第一县”。

      澜沧江从境内的吉富山冰雪世界发源。它绕雪山草地,穿悬崖峭壁,入热带雨林,完成途经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越南的壮阔远征,最终流入浩瀚的太平洋。

      澜沧江源区的保护目标是:冰蚀地貌、草原湿地、峡谷林木和旗舰物种雪豹,打造国际河流源头探秘胜地。

      我们出玉树藏族自治州结古镇,在澜沧江上游最大支流子曲河引领下,沿唐蕃古道朝西南方向行进,穿过巴塘草原,穿过长拉山垭口,穿过世界海拔最高的隧道……在进昂赛乡的三岔路口,杂多县委常委、宣传部长王泽云和县武装部部长杜军,手捧醇香四溢的青稞酒迎接我们。

      县委书记才旦周是一位地道的藏族汉子,明亮的眼眸中映着江水的光影。

      他说:“那天,总书记和我们视频连线时特别询问了雪豹的保护情况。雪豹是高山生态系统中的旗舰物种,如遭灭绝,将意味着高山生态系统的彻底崩溃。杂多是三江源地区生物多样性最为丰富也最具代表性的区域,奇特的地质地貌和完整原真的生态环境,成为中国最大的雪豹连片栖息地。我向总书记汇报,全县已在保护区内率先推行了生态管护员制度,常年对山水林草湖和野生动植物进行管护,现在雪豹的数量有所增加,在同一个地方曾6次拍摄到雪豹。总书记听了非常高兴……”

      和总书记视频连线的现场,设在昂赛乡年都村村前的一块草地上。面对古老的曲林寺,背靠高耸的阿日山,身旁流淌着滔滔的澜沧江水。

      见我们远道而来,蓄着小胡子的村委会主任、共产党员查吾双手合十,用藏语一连说了好几个“非常感谢”!

      年都村地处大峡谷地带,是野生动物最为集中的区域之一,千百年来,牦牛、棕熊、岩羊、雪豹等20多种高原生灵都在这里繁衍生息。村党支部组织村民终年管护着这片山谷草原林地水源,营造了人与动物共生共存的家园。

      2016年1月6日,雪后的裸岩草甸一片洁白。村里的共产党员巴丁和牧民土登,在巡山途中突然发现一只受伤的小雪豹,巴丁脱下外衣把小雪豹裹好立即抱回家。在有关部门的帮助下救治20多天,小雪豹康复后,他们就用皮卡车把它拉到有路的山上,眼看着小雪豹头也不回地跑了。

      颇有王者之风的雪豹,是居于高原食物链顶端的大型肉食动物。村民指着山峦上盘旋的一群禿鹫对我们说,那儿又有雪豹在吞食猎物了!村里的牧场经常被雪豹偷袭,最多的一户被吃掉20多头牦牛。我们顿时毛骨悚然!

      牦牛是牧民最重要的生产生活伙伴,是家庭收入最可靠的来源。雪豹对牦牛的大量猎食,给牧民带来的损失十分惨重。而他们却把雪豹视为“山神的宠物”,从未发生过报复性猎杀事件。

      查吾热情邀请我们到村里的自然观察营地巴艾涌去看看。他说那里有千年岩画,千年藏柏,千年白塔;远处是常年不化的冰河冰瀑冰柱,近处是石墙石峰石柱;山中有珍稀的牛黄熊胆鹿茸麝香冬虫夏草……

      好一个万物悠然自得的仙境!我们却步那里的高海拔,留下一个美丽的遗憾!

     

    巴塘河畔话党恩

     

      三江之源,源在玉树。

      玉树是江河的故乡。它流淌出万里长江的第一滴水,蜿蜒出九曲黄河的第一道湾,喷涌出“众水之母”澜沧江的第一道流。

      当飞机穿过厚厚的云层降落在巴塘机场,跑道一侧山坡上“绿色感恩 生态报国”八个大字,让我们感受到了玉树非同一般的爱国深情。

      这是一座经历了死亡与再生的新城。2010年4月14日,玉树在大地震中瞬间毁灭,长明的酥油灯淌着不尽的泪水……

      “太阳和月亮是一个妈妈的女儿/她们的妈妈叫光明/藏族和汉族是一个妈妈的女儿/我们的妈妈叫中国。”全国人民的无私援助,使玉树在废墟上涅槃重生,格桑花盛开不败。

      玉树州委书记吴德军说:“感恩是玉树最美的语言。三江源地区是国家最重要的生态资源资产,我们要坚定地担当起这个政治责任,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这片山宗水源,把绿水青山留给子孙万代。”

      出结古镇沿感恩路向南,路过大片感恩林,就来到玉树震后重建第一村——禅古村。

      只见,村前奔腾着一条河,系长江干流水系巴塘河。地震时被滚落的大量泥石流阻塞。在党员的带领下,这里疏通了河道,清除了杂物,让清澈的河水欢快地向下游流去,流过春夏秋冬,流过岁岁年年。

      因此,这儿有了一个别称——“党员村”。

      高原一天有四季,刚刚还是阳光明媚,下一秒已是冰雹骤至。这时,佩戴着藏汉两种文字党徽的老支书阿才,拄着拐杖走过来,热情邀请我们去他家避会儿雨。

      老支书家的院子很大,种着云杉、野刺莓;开着太阳花、喇叭花。门前贴着一幅画,写着:“感党恩世代难忘,铭大爱合家皆欢。”

      坐在镶嵌着红窗户红房檐红廊柱的宽敞房间里,我们听老支书讲述一个村庄和一条河流的故事——

      巴塘河是一条有灵性的河。它盛迎过旷世英雄格萨尔王,远送过万民敬仰的文成公主;它养育了禅古青青的山川牧场,养育了两岸世世代代的子孙。它是一条被供奉在心坛上的河,怎能不至清至澈!

      雨过天晴。空中挂起一道彩虹,默默俯视着在雨中沐浴过的三江源……

     

    踏着索南达杰的脚印

     

     

      出长江源村,向北过沱沱河、翻五道梁,就进入了可可西里。这片雄踞青藏高原的无人区,是珍稀野生动物的乐园。

      在水一方的藏羚羊注视着我们,好像在说:“我们才是这里的主人。”

      藏羚羊被称为“高原精灵”,是青藏高原动物区系的典型代表。它们不仅以顽强的生命力赋予这片土地异常活跃的野性美,而且在这片土地的生态系统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20世纪80年代末,盗猎者唯利是图的残忍暴行,使藏羚羊面临生存危机,陷入濒临灭绝的境地。

      1994年1月18日,治多县委副书记索南达杰为保护藏羚羊,遭盗猎者袭击壮烈牺牲。零下40℃的严寒,将他塑成一尊怒目圆睁保持着射击姿势的冰雕,令盗猎者胆寒!

      索南达杰用生命唤醒了人类对藏羚羊和可可西里的保护意识。

      第二年,索南达杰的妹夫、新任治多县委副书记扎巴多杰,带领西部野牦牛队进入可可西里,使盗猎者闻风丧胆,仓皇逃窜。然而,1998年11月8日晚,扎巴多杰也在家中不幸中弹牺牲。

      “可可西里,我用生命守护你!”

      为继承索南达杰和扎巴多杰的遗志,扎巴多杰的大儿子、共产党员普措才仁,二儿子、共产党员秋培扎西,以及以布琼、布周、嘎玛才旦、才仁桑周、文尕宫保、普措才仁、罗延海、赵新录为代表的共产党员们,在这片荒原上舍生忘死、前赴后继!

      十多年来,在保护面积达4.5万平方公里的可可西里,再没有听到盗猎者的枪声。藏羚羊由当年的2万只增加到6万只,它们沿着千年万年踏出的茫茫古道,自由自在地完成年复一年的长途迁徙,展示着地球上叹为观止的生命奇迹。

      今年7月7日,从波兰历史名城克拉科夫传来喜讯:可可西里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

      索南达杰烈士的纪念碑高高矗立在昆仑山山口。我们面向纪念碑三鞠躬,告慰英雄!向英雄的家族及共产党员们致敬!

     

      告别玉树的前一天,恰逢藏历七月十五。

      晚风拂袖。我们头顶一轮圆圆的月亮,来到新寨嘉纳玛尼石经城。这里历经风霜雨雪300年,堆放了25亿多块经石,成为载入吉尼斯纪录的世界最大玛尼堆。

      感天动地的祈祷祈愿,无与伦比的藏文化奇观!

      我们被络绎不绝前来转经的藏族同胞簇拥着,禁不住也许下一个心愿——

      万物始于水又依水而生存。祝福三江源以“大水不潦潦”之风,千古不息,万古奔流……●

    网站编辑:王高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