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南疆勇士战“雷魔”
    发表时间:2018-05-10 来源:《党建》杂志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亲历广西中越边境新一轮大扫雷

    本刊记者 孙进军

     

      编者按:南疆雷阵,蜿蜒在漫长的中越边境线上。一群年轻的中国军人,凭着对党和人民的赤诚之心,奔赴昔日的战场,与死神对阵,与“雷魔”较量,甘当南疆雷患的“终结者”。日前,本刊记者跟随扫雷队官兵踏上雷场,亲历他们惊心动魄的排雷险情,见证他们征服“死亡地带”的英雄壮举……

     

      战争的硝烟虽已远去,死亡的幽灵仍在游荡。数万枚“沉睡”在广西中越边境线上的地雷,恶魔般吞噬着人们的生命,成为当地固边富民的巨大障碍。

      “3、2、1,起爆!”2017年11月27日上午,广西凭祥叫隘关口附近,随着南部战区陆军参谋长韩鹏少将一声令下,爆炸声顿时响彻云霄,山林中硝烟滚滚。

      这“轰隆隆”的爆炸声,标志着中越边境广西段新一轮大规模扫雷行动正式启动。据此次扫雷行动总指挥、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旅长邹锐介绍,该旅扫雷队近百名官兵分东西两线同步展开,将于2018年年底前彻底扫清广西边境8个县市区共17个边境乡镇遗留的53处雷场,这是历次大扫雷后剩下的最难啃的‘硬骨头’,也是中越边境历史上最后一次大规模扫雷行动。

      “雷场就是战场,扫雷就是战斗!今天的爆破,是为边境地区安宁与发展鸣放的礼炮。作为法卡山精神的新一代传人,广大扫雷官兵一定会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就像战争年代攻山头、夺据点一样,不畏艰险、舍生忘死,让广大边民彻底告别雷患。”在扫雷启动仪式上,旅政委程昭善满怀信心地说道。

     

      雷场上的“主心骨”

      行走在边境线上,刻有“雷区”、画有骷髅的石碑随处可见。站在法卡山之巅,听着远处扫雷爆破的隆隆巨响,记者仿佛置身于那场惨烈的法卡山战斗。

      时间回溯到1981年1月,越军一部占领我法卡山,并不断对我境内进行炮火袭扰。5月6日,广西军区某边防营奉命担任主攻,歼灭守敌,收复法卡山。面对越军的疯狂反扑,阵地上的党员、干部喊响了“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的口号,带领全营官兵坚守阵地、誓死抗敌,直到法卡山战斗取得最后胜利。这个被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法卡山英雄营”,就是该旅所属机步一营的前身。“为人民甘愿吃亏、乐于吃苦、勇于奉献”的法卡山精神,已经在这支部队生根发芽、茂密成林。

    雷场上的“战利品”。 孙进军摄影

      “这些红色基因,就是我们战胜一切困难的力量源泉。法卡山战斗中,党员、干部总是冲锋在前、不怕牺牲,成为阵地上的‘主心骨’。今天我们的党员、干部,同样要当先锋、打头阵,当好官兵的‘主心骨’。”东线指挥长、旅副参谋长黄泰峰说道。

      雷场勘察,是每个雷区排雷作业的开始。“这个过程是极其危险的。这批队员,大多都是第一次进雷场,毫无经验可谈,这个时候我必须走在最前面!”黄泰峰说道。从指挥权限上说,指挥长一般可以不进雷区,山下坐镇指挥即可。可黄泰峰每个雷场都要第一个进入,开辟通道后把安全的身后留给士兵。

      搜排前的爆破作业中,背运爆破筒、炸药铺设、线路联接……整个过程,必须一丝不苟、精益求精。因是电雷管引爆,有时手与雷管接触前,就连手未触摸地面释放的静电,都可能导致雷管爆炸。每次爆破前,黄泰峰都是全程参与炸药铺设,细心检查每个联接点,最后离开现场;每次爆破后,他又是第一个进入雷场,观察爆破效果。官兵们说:“只要指挥长在场,我们心里就很踏实!”

      王京,是东线扫雷队的队长。为支持军队调整改革,去年年底他向组织打了转业报告。当得知旅里受领扫雷任务后,王京又主动把转业报告要了回来。他对旅领导说:“我在军校是学地雷爆破与破障工程专业的,毕业后一直无用武之地。这次扫雷,对我个人来说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是连队干部,又有扫雷经验,我不上雷场谁上雷场?就让我完成扫雷任务再转业吧!”王京最终如愿以偿,还被任命为扫雷队队长。其实那时,距离他回乡结婚的日子还不到一个月了,请柬都已发出。

      “结婚可以推迟,可扫雷不能推迟。我是队长、是党员,雷场上不能没有我!”王京身体力行,哪里最危险,哪里就有他的身影。一次,在019号雷场实施连续爆破时,原本铺设联接了37节炸药。但在听到第13响时,爆炸声戛然而止。王京立刻意识到:出现断爆了!他顿时头发都立了起来,这可是极少出现的情况。此时前去检查线路,随时都可能发生意外。

      “给我防爆服,我去看看!”王京顾不上犹豫。15分钟后,他带上爆破组班长王华宝前往爆破区排险。20分钟后,汗流浃背的两个人回来了。经查,是因一枚雷管失效导致断爆。在王华宝配合下,王京小心翼翼地取下旧雷管,换上新雷管。随着一声令下,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再次响彻山间。

      为确保扫雷进度不受影响,王京一再推迟婚期。直到今年2月的一天,他才脱下防爆服,从雷场匆匆赶往车站,踏上回乡完婚的征程。他随身带了一块亲手排出的弹片,想作为新婚礼物送给新娘。临走前,他对战友们说:“这枚弹片,就是我们婚姻的见证。我相信,你们未来的嫂子,一定会理解和支持我的。”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扫雷一线,至今已有12名战士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我们正考虑按程序选拔优秀分子,在雷场上火线入党。”旅政委程昭善欣慰地说。

     

      刀尖上跳“芭蕾”

      头戴3公斤重的搜爆头盔,身着14公斤重的搜爆服,脚穿鞋底厚达18厘米的排雷鞋,肩扛3.7公斤重的探雷器,这是搜排队员的标配。远远望去,俨然一群天下无敌的“铠甲勇士”。

      在西线049号雷场,自感身体壮实的记者,按照标配“全副武装”,谁知穿上不到5分钟,便觉浑身下沉、颈椎酸疼、眼冒金星,连迈步都困难。而搜排队员却要穿上这身“铠甲”,攀岩走壁,紧张作业,而且在炎热潮湿的亚热带丛林,一穿就是一整天,那种滋味真是令人难以想象。

      “孙记者,我们已进入雷区,脚步要紧跟前面的搜排员,千万不可挪出半步!”上山搜排途中,西线指挥长、旅政治部副主任裴建明边攀爬边大声提醒道,使记者深刻体会到什么叫“不敢越雷池半步”。

      裴建明今年3月刚从驻澳部队换防分流到这个旅,报到第三天就奔赴雷场。据他介绍,这个山口,是当年双方交火争夺的要地。这里山高林密、怪石嶙峋,蚊蝇肆虐、毒蛇横行。周边铺设的地雷,分布密集、种类繁多,有压发、绊发、定向、诡雷等10余种。由于当年激烈的炮战,加之后来洪水冲刷、山体滑坡,造成雷层重叠、移位变形,稍不留神,脚旁就立着一枚雷。

      “别动,毒蛇!”走着走着,裴建明突然停住,他伸开胳膊拦住身后的战士,小声提醒大家慢慢后退。只见一条灰褐色的眼镜王蛇,立起一米多高,不停地向他吐着信子,记者顿时汗毛倒竖。退至安全区域后,裴建明拉直探雷器,小心驱赶毒蛇离去。“在这里,相对地雷而言,毒蛇已经是很温柔的小伙伴了!”为缓解紧张气氛,裴建明还开玩笑说。

      爬上半山腰,踏入雷区,更是步步惊心。近似垂直的峭壁上,12名搜排队员,穿上搜爆服,手持控雷器,腰系安全绳,“蜘蛛人”般四处“游荡”,细心搜排。伴随着探雷器“滴滴滴”的刺耳报警声,队员们反复扫描确认,再抽出探雷针,向土里轻轻捅扎,仔细探测地雷的位置、大小、类型,然后插上小红旗标识……

    一丝不苟,排除雷患。 孙进军摄影

    跋涉在深山密林的扫雷勇士。 孙进军摄影

      “报告,发现两枚地雷!”在离记者不到3米处,搜排班班长、四级军士长谭武青大声报告。身着搜爆服的西线扫雷队队长王明峰走过来,慢慢趴下身子,拿出随身携带的工兵铲,小心铲去地雷表层的植被,用手轻轻拂去雷体上的土壤,一点点挖大雷坑。

      在谭武青的引导下,记者慢慢凑过去,伸手去触摸冰冷的雷体,顿感像在触摸一段难忘的历史。“就地诱爆!”话音刚落,王明峰就和谭武青一起联好线路,然后将导爆索线圈轻轻搁在雷体上方,做好诱爆准备。那天,他们在这片狭窄区域排出地雷52枚。

      没有英雄胆,莫靠雷场边。今年37岁的三级军士长邢志明,是东线扫雷队搜排班班长,战友们给他起了个绰号,叫“邢大胆儿”。这位一参军就进入扫雷队的老兵,尽管只是第二次进雷场,却与地雷打了16年交道。与地雷“处”久了,他便摸清了各种雷的“脾气”,还有效摸索出当年布雷的规律。每次搜排出第一枚雷后,他便能根据地形初步判断出布设方式是“△”形、还是“N”字形。按照他的提示搜排,精准、高效且彻底。

      “探雷,必须胆大心细!探雷针与地雷的距离,就是生与死的距离。有人说我们是在刀尖上跳‘芭蕾’,也有人说我们在与死神握手。但我觉得,探雷针一针针探遍雷场,更像在大地上绣一幅十字绣。一个细节被忽略,轻则伤残,重则‘光荣’!”邢志明深有感触地说。

      一天,在026号雷场,搜排组战士董柏宏用探雷器探出一枚地雷。他用探雷针插入深土探测,却怎么也测不出地雷的形状和深度,急得满头冒汗。“快请邢大胆儿!”扫雷队队长王京喊道。邢志明应声走来,趴在地上,用探雷针小心刺探,他预感到这是一枚“怪”雷。艳阳炙烤下,汗水似蚯蚓蠕动般,从他的额头爬入双眼、滑过脸膛,滴落进潮湿的土壤里。邢志明不敢眨眼,更不敢擦拭,犹如微雕一件工艺品般小心翼翼。

      20分钟后,这枚“怪”雷被排了出来,它锈迹斑斑,酷似拉杆箱的轮子。邢志明放在手心,反复端详,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雷,感觉很陌生。指挥长黄泰峰现场拍了张照片,用微信求助军校教员。几分钟后,链接发来:美国M-44防步兵地雷,体积小,杀伤力大……在场的人无不心惊肉跳。

     

      南疆雷患的“终结者”

      4月19日,广西凭祥市友谊关附近的卡凤村。一进村口,记者就看到几个村民围在一起闲聊。他们中有的断了腿,有的没了脚,有的失去了双眼。一个中年男人拄着拐杖,靠着土墙,目光呆滞,一脸沧桑,右腿空空的裤管随风飘荡。得知来意,他拉住记者的手激动地说:“好好写写这群英雄。我们全村人,都被那鬼东西给炸怕了!”

      据同行的旅宣传干事宋邦稳介绍,地处雷区的卡凤村是当地有名的“寡妇村”。那年,10个村民在山上刚干完农活,准备围坐在一起吃饭。有个人不慎误入旁边的雷区,踩上连环雷。只听“轰轰轰”几声巨响,这群壮汉瞬间倒在血泊中。当村民闻讯赶来时,发现10个人只剩下9条腿。那短短几年,上百口人的小山村,竟有33名男人命丧雷场。

      “彻底。永久。”这4个字,是本轮边境大扫雷的主旨。这群新时代的扫雷队员,个个胸怀必胜信念:决不遗留一枚地雷在这片土地上,甘当南疆雷患的“终结者”。

      今年1月,在岜口地区的026号雷场,搜排班副班长杨兴健和中士李君,手持探雷器并肩作业,报警声突然尖利地响起,无论怎么挪动位置,报警声始终响个不停。两人趴在地上,边挖边探,折腾了一上午,最终挖出一堆碎铁丝。站起身,再往前探去,报警声依然在响。“队长,地下可能是废弃的铁丝网,咋办?”杨兴健向队长王京报告。“谁敢保证铁丝网底下没雷?继续搜排,必须确保万无一失!”王京命令道。就这样,王京带领4名搜排手,在地上趴了整整2天,硬是将那片长200米、宽5米的地域,像篦头发似地篦了一遍,最终只搜出20多公斤碎铁丝,未搜出一枚地雷。但王京笑笑说:“今晚咱们能睡个安稳觉了!”

      在广西靖西市岳圩镇下勇村附近的一座高山上,西线扫雷队持续奋战了15天,一直排到半山腰,按地雷分布资料显示已经完成任务。撤离的前一天,指挥长裴建明透过望远镜,反复端详山体、观察地形,总感觉有点不放心。他最终决定:再向山上延伸10米!3天后,他们在峭壁的山涧里,又排出2枚59式防步兵地雷。

      “农民珍惜土地。每到一处,扫雷部队前脚刚走,边民立即就会播下种子。所以说,我们责任重大、马虎不得啊!”裴建明说道。049号雷场移交那天,记者正好在现场,下勇村一下子来了50多名村民,眼看官兵们又要手牵手趟雷区,村支书孙成欢拦在队伍前面,说啥也不让趟。他眼含热泪恳求道:“别趟了,别趟了,我们相信你们!你们这些战士,都像我们的孩子呀,我们哪忍心啊!”

      “乡亲们,我们扫过的雷区,连自己都不敢走,又怎能让你们进去播种?不以这种方式走一遍,就意味着我们的任务没有完成!”裴建明话音一落,便毅然拉起战士们的手,昂首挺胸地一遍遍趟过雷区。望着扫雷队员矫健的身影和一张张阳光的笑脸,记者禁不住潸然泪下。这时,人群里传来掌声和欢呼声,几个女人还哭出了声音……

    本刊记者孙进军(左六)与官兵手拉手趟过刚刚扫完的049号雷场。 宋邦稳摄影

      “身穿扫雷的戎装,奔赴昔日的战场,那里的胶林急待收割,那里的山野渴望开荒,那里的公路焦盼通畅,那里的集市呼唤通商……”一处雷患被“终结”,队员们高唱着《扫雷队员之歌》,继续奔赴下一个雷场……●

    网站编辑:唐明涛

    友情链接